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好体修要学会冷静在线阅读 - 三十二、谢卿羽喂药

三十二、谢卿羽喂药

        青山门与九霞山庄的一战仅仅过了一个上午,天山门和浮生门的比试直接就安排在下午了。

        越快越好。

        毕竟大家都等不及想看张青要如何打碎阮瑞熙的膝盖了。

        浮生门的口碑可谓相当差劲,一群男弟子混在一起经常惹是生非,调戏女修,韩杰虽说操碎了心,但也管不住他们,看在他们也没惹出什么大事的份上也就任由他们去了。

        被调戏的女修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浮生门的实力摆在那儿,除了九霞山庄没有别的势力能制住他们。

        美人岭表面上和浮生门是实力相当的,但实际上不像他们那么强劲。

        女孩子们嘛,虽然不缺剑修之类的,但还是符修丹修之流稍微多一些。

        聚在一起也不会讲什么喝酒划拳之类的话,更多的是在讨论哪个修士更俊俏,她们的话题都相当劲爆,而且美人岭风气开放,那里的女修都十分热衷于搭讪心怡的修士。

        “体修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此刻张青就被一位高挑的女修士拦下了。

        “……我叫张青。”

        “噢!张青妹妹~”女修士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衣袍侧边几乎开叉到大腿根,白花花的长腿晃得张青眼晕,让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有什么事吗?”她想避开人群粘糊的视线,所以随便找了棵树爬上来,没想到她前脚刚上来,后脚就被人抓住了。

        这个体态丰润的女修真的是抓着她的脚上来的。

        “别这么冷冰冰的嘛~我叫沈凝雨,想和你认识一下……”沈凝雨一边说着,一边往张青身上靠。

        张青抱着树干蹿到另外一根更高的树枝上,慌张的很:“好好好,现在我们认识了,你可以离开这棵树了吗?我想自己呆会儿。”

        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往人身上贴呢!

        张青心有余悸地瞥了一眼沈凝雨波涛汹涌的身材,庆幸自己没被她贴住的同时,心里也有些苦涩。

        哼,她有的我迟早也会有的。

        沈凝雨在张青与浮生门弟子对骂的时候就关注上了,作为美人岭最富盛名的美女大师姐,她经常受到浮生门弟子的骚扰,几乎每次出门,都会有浮生门的弟子过来搭讪,被她拒绝后就骂骂咧咧地说她是不知好歹的婊子,不知和多少男人上过床。气得她一度想提剑杀人,却又被他们说成什么被揭穿了所以恼羞成怒,只能生生忍下来。

        美人岭的其他姐妹也苦此久矣。

        如今看到张青等人那般无所畏惧地对骂嘲讽浮生门,心中相当爽快,对天山门直接好感拉满,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张青拉近距离。

        被张清拒绝,沈凝雨也不生气,反而扶着树干站起来,笑嘻嘻地举起手来去抓张青的衣角:“别躲呀,都是女修,你怕什么?”

        张青退到一个安全的距离,几乎是用脚尖在树枝上站着,既不会让她碰到自己,也不会让自己从树上掉下去:“抱歉,我不喜欢和人贴的太近。”

        沈凝雨闻言,有些疑惑地歪着头,美眸眨了眨:“可你是体修啊?只要打起来,你总要和人有肢体接触的。”

        张青觉得自己这样站在高处说话有些不太尊重人,于是她蹲了下来,身后的银杏叶也像披风似的落下来,笼罩在她身上。

        她蹲着扶了扶面具,俯下身对沈凝雨笃定道:“不会接触到的。”

        紫雷会在敌人接触到自己之前就把对方的肢体切断。

        沈凝雨定定地看着张青,没由来的红了脸。

        这次轮到张青困惑了,沈凝雨脸红什么?

        殊不知她现在的模样在沈凝雨眼里多么可爱。脸上带着银白色的狐狸面具,身上披着厚厚的银杏叶,仿佛皮毛似的,整个人蹲下后又俯身过来,就像真的小狐狸。

        沈凝雨看到面具眼眶里,张青的眸子像黑珍珠一般带着光泽,那么认真地盯着自己,心脏不由自主地猛跳了一下。

        好可爱!

        她喜欢!

        沈凝雨激动起来,喘着粗气,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晕:“张青小妹妹,能不能让姐姐我亲一口?”

        什么?!

        张青吓得又站了起来,像受惊的小猫似的:“我不会让你亲的!”

        但沈凝雨下定决心一定要亲到如此可爱的张青。

        她毫不犹豫地也抱住了树干开始爬,眼神坚定,一副得不到张青誓不罢休的模样。

        张青双脚一蹬,蹿到了另一棵树的树冠里,回头看了一眼还要追过来的沈凝雨,又是一蹬飞出去。

        练武场上的其他修士只看到场地里几棵树冠抖动了一下,还有一个绿色的身影咻得在半空中窜过去。只当是谁家修士的小灵兽跑出来玩了,并未多想。

        而且树下还有个沈凝雨在追,人们更加笃定了那绿色的影子是灵兽。

        ……

        此时阳光正盛,年轻修士们都回到了九霞山庄安排的客房里休息,奈何张青他们呆的客房,总有人在窗户外面好奇地探头探脑,虽然很礼貌地没有闯进来,但还是很扰人。

        师兄妹三人索性不在里面呆着了。

        阮瑞白去找金素儿,易曲生顶着大太阳研究练武场上的砚台。

        张青好不容易甩开沈凝雨,寻思现在客房里应该没人了,准备回去浅睡个午觉。

        为了避人耳目,她是从后窗翻进去的。

        进去之后张青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吨吨吨地大口喝着,八月的天气实在炎热,她只是稍微动了动就出了一身汗,还口干舌燥的。

        “哈……美人岭的女修也忒热情了。”

        趁没人,张青迅速地用包裹里的毛巾擦了擦汗,摘下面具,换上更加轻薄的衣服。

        “还是天山门凉快啊……”张青完事后翻到床上,拿着面具当扇子,在微风的吹拂下很快就泛起了困意,思绪也随意地散发开。

        嗯,天山门是山,九霞山庄不是山,没有山上凉快是应该的。

        萧师叔送的兔子,临走前摆脱后山的银杏树树妖帮忙养着了,请它帮忙的时候,又挨了几颗银杏果……

        不知道兔子过得好不好。

        或许她应该带上兔子的,毕竟萧师叔也在这里,兔子说不准会很高兴。

        二师兄和素儿,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

        自己那个便宜亲爹,什么时候再来看望一下自己呢?

        大师兄研究那个大砚台,使者不会介意吧……

        大师兄脖子上的胭脂不会被太阳晒掉吧,被人看见奴隶契约的花纹就不好了……

        张青胡思乱想着,意识渐渐沉进识海,陷入了沉睡。

        恍惚之间,她意识到自己好像睡得有些沉了。

        在天山门都没有睡得这么死过,她午觉一般都睡得很浅的。

        难道是九霞山庄的床太好睡了吗?

        张青的意识再次活跃起来,她试着醒过来,但是身体却像灌了铅一样,而且她清楚地感知到屋里多出一个陌生的气息。

        怎么回事?为什么醒不过来?

        是谁进入了房间?

        “唔……”现实里,张青皱起眉头,脑袋在枕头上微微摇晃着,小脸惨白,额头冒起冷汗,一副在噩梦中挣扎的姿态。

        左手手腕上的银镯隐隐发黑。

        来到屋里的并非完全的陌生人,而是谢卿羽。

        谢卿羽走到张青床前,低头看了一眼张青的真容,顿了顿,然后试着喊她。“张青。”

        “嗯……”张青没有醒来,依旧在梦里挣扎,连嘴唇都泛起了紫色。

        谢卿羽立刻拿出一颗解毒丹,一手捏开张青的下巴,一手吧丹药塞了进去。

        然后张青吐了出来。

        谢卿羽脸上没什么波动,捡起掉在枕边的丹药,继续给她塞。

        “张青,我是谢卿羽,你中毒了,我在救你。”

        谢卿羽为了让张青吞下丹药,双指顶着药丸往张青喉咙里推,张青眉毛锁在一起,艰难地咽下。

        谢卿羽不会照顾人,他让张青吞下丹药后等了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解毒丹最好用水送服,于是扶起张青的头来,端起旁边桌子上的碗,要给她喂水。

        碗刚递到张青嘴边,张青就睁开了眼,略微虚弱地偏开头,喉咙里发出带着诡异的电流的声音。

        “使者,你想害我?”

        谢卿羽马上放下张青的头,缩回双手后退几步。

        张青好像生气了?怎么自己救了她,她还要生气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