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都市言情 - 大秦:让你监国,你重建!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震惊,某黑兵卫竟对猪做出这样的事情!

第十一章 震惊,某黑兵卫竟对猪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些都是他培养了很久的精英!

        “是,那女子实在太过厉害,我们不敌。”侍卫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说,跟她交过手便知道那女子精通绝佳的剑法。

        一个精英想要培养起来需要花费五到十年的时间,仅仅只是一天,他就损失了十几名精英!这怎能叫他不生气?

        “去,给我查是谁干的!我定要让她付出代价!”赵歇拍着桌子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荷华也是想到了文字的重要性,既然改良的文字已经出来的,接着便应该考虑到纸张的制作和印刷了。

        第二天一早荷华便来到了工地。

        工人们见到荷华便笑着打招呼,“公主好!”

        “公主好!”

        荷华一一点头回应。

        这里俨然已经建起了一座座砖窑,制作砖窑的泥巴已经用火熏干了,可以开始烧砖了。

        砖块是由黄泥巴混合砂石烧制出来的,荷华只是提醒了一番各位工匠们便已经心领神会。

        工人从对面的山脚下挖来黄泥,其中一批负责烧火,另一批负责和泥,还有一批负责烧砖,每个人分工都十分明确。

        商业街那边的地基已经打好了,只要等砖烧制出来便可以着手建造了。

        之后是各大工厂都已经简易的搭建了起来,荷华对工厂的搭建没有很高的要求,材料也并没有要求一定要用砖块建造,所以搭建起来的速度十分之快。

        只消几天时间工厂便被搭建了起来,现在工人们和匠人分分别围在不同的厂房之中讨论着器材的建造。

        其中速度最快的便是纺织厂已经开始着手于制作纺织机了,毕竟这可以借鉴前人的经验,所以不算太难。

        慢的属于钢铁厂的建造的最困难,图纸里说这里的器材全都是由钢铁制造,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见过的东西,一切都是全新的,所以还在绞尽脑汁的讨论着应该怎么制作,各个想的抓耳挠腮。

        而造纸厂和印刷厂的匠人们已经讨论出来了头绪,毕竟是墨家子弟,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虽然很新,但是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最热闹的莫过于养猪场,一名名工人正在追着猪跑。

        是的没错,就是在追着猪跑。

        四黑手里拿着屠刀,追着一只猪,这些猪都是新进过了的猪崽子,他此时正在按照公主所教的方法对猪进行阉割,一只只小猪都吓的疯狂逃窜。

        身后的工人也在帮忙追着小猪,一片乱象,荷华觉得没眼看便默默的走了。

        见所有工厂都步入正轨,荷华便放下心来。

        带着小翠回去了,路上。

        “嘭——!!”

        “没钱你过来吃什么东西?!!”店家将一老道打摔在地上。

        周围顿时围满了人,大家都在看着热闹。

        老道疼的好一会儿都没有起来,“这里老道我对不住了。”老道爬起来道歉。

        他夜窥天机发现张良竟然来了咸阳,便收拾包袱前来咸阳城,却不想盘缠在半路被偷了,现在需要付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拿不出钱来。

        店家看他磨磨唧唧的摸了半天都没有拿出钱来,感觉这老道是骗吃骗喝的便打了他。

        “你看老道我给你算一卦,将这账抵了如何?”黄石问道。

        “呵呵,算命我是不相信的,但是看你这龟壳和几块铜版刚好勉强可以抵了这顿饭钱。”店老板长的五大三粗的,一把将老道安身立命的东西抢了过去。

        “可否换一样东西,这是老道我安身立命的东西?”黄石赶紧问道。

        “切,别给脸不要脸,就这样赶紧滚!”店老板摆出一副凶样。

        “这老道欠了你们多少钱?我替他给了!”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荷华从人群中走出来。

        她从返程的途中便瞧见了这一幕。

        店家见有人站了出来,而且看着荷华不像是缺钱的主便坏着心思说,“好啊,一共一两银子!”

        黄石陡然瞪大了眼睛,一顿饭钱怎么会如此之贵!那店老板摆明了就是在讹他!

        荷华拧了下眉毛没说什么,“小翠给钱。”

        “小姐……”小翠有些不敢相信,这店老板摆明了就是讹人,咸阳城的物价什么时候这么贵过了!她有些气急,却见荷华不动声色的朝她摇摇头。

        小翠这才将满腔愤怒压了下去,拿了一两银子拍在店家手里,店家看见银子的时候脸上顿时堆出了笑容,“原来是贵客,恕小人有眼无珠。”

        对着黄石公讲,“既然有人替你付了钱那你便走吧。”将手里的乌龟壳和铜板扔在了地上。

        黄老道将龟壳和几块铜版捡起,对荷华道了谢,“今天多谢姑娘了,且让老道我为姑娘你算一卦吧。”

        荷华拒绝了,她的命不是谁都可以算的,“无妨,举手之劳罢了。”

        抬脚便朝前走去,小翠赶紧跟上。

        “不骄不躁,不过老道我不是喜欢欠人人情的。”看着荷花走远的背影喃喃道,伸出一双老手掐指。

        眼睛顿时瞪大,四窍流血,老道疼的龟壳掉落在地,“她到底是谁,竟是老道我也窥不破的天机吗?!”

        另一边小翠跟上荷华,嘴里不满的抱怨道,她感觉她家公主就是太心软了,那商家不是摆明了就是坑钱吗?“公主为什么不让奴婢与他理论一番?”小翠有些不理解的问道。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小翠不明白小姐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挠挠头道,“这里是咸阳啊。”

        “嗯,那你说天子脚下为何还会有如此猖狂之人?”荷华淡淡的反问。

        始皇在的时候,咸阳几率严明,一般不会出现那样子嚣张的情况,谁都怕被官府抓去喝茶,而刚刚那店家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小翠按照荷华给的思路思索着,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背后有人!”

        小翠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尽量小声一点。

        荷华欣慰的点点头。

        “那公主就这样放任他们不管吗?”小翠追问。

        “管肯定是要管的,但不是这种时候,若是所有小打小闹都要管的话,官府根本忙不过来。”

        小翠似懂非懂的点着头。

        菏华走后那间店铺的后门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神色阴郁的望着菏华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