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都市言情 - 大秦:让你监国,你重建!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我与父亲的那些不能说的事

第十三章 我与父亲的那些不能说的事

        男人忍着屁股还在灼烧的疼意一脸阴鸷的对店掌柜说,“在咸阳城你还敢这么嚣张甚至还连累了我,就是看在你曾经的份上我才选择了一个让你舒服点的死法!”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被公主打五十大板!还差点坏了他的好事!蠢货!

        “我多收的那些钱不都是最后进了你的口袋吗!你怎么能这么做!”店掌柜不服气还想再继续挣扎一下。

        “既然你自己不愿意,那就让我来送你吧!”男人拿着匕首直接干脆利落的抹了店掌柜的脖子,鲜血飞溅到他的脸上,他也只是随意的擦了下。

        走在路上的荷华眉头轻皱了一下,她的追踪术断了,也就是说那个店掌柜已经死了!

        男子一脸狠厉的看着那具尸体,现在大业未成,他只能屈居于这里。他可是齐国的二皇子田桓!现在只能无奈投靠于人,屈居于人下!

        他势必要将这些毁了他的人全都抹杀!!此时他的眼睛里溢满了阴鸷。

        “消息都散布出去了吗?”他转头问着一名待在暗处的人,他现在已经逐渐渗透进了菀兰公主的势力,只是高层级的还渗透不进去,不过底层确有许多能为他所用的人,现在身后的这个人便是他的人。

        “已经散布出去了。”暗处的人答到。

        “做干净点,别让人抓住把柄。”

        “是。”

        此时咸阳城里的各处酒楼里。

        “诶你听说了吗?始皇让荷华公主建造街道,几乎花光了整个国库啊!”

        “我说公主怎么能够拿出那么多钱,原来是挪用了国库里的钱,始皇这么无度的溺爱公主,是国家灭亡的征兆啊!”

        “嘘,小点声,议论这事可是要掉脑袋的事!”

        “我可是听说了荷华公主是个痴儿啊,说白了就是傻子,始皇竟然连傻子的话都听,可不就是昏君吗!?”

        “我看是离灭亡不远了,大家不如收拾收拾东西跑路吧!”

        “我是方士,我夜观星象,算出了秦国的国运到头了,最多不出三年便要灭亡!”有人自爆身边信誓旦旦的说。

        “快,这位兄台快详细的说说是怎么回事?!”顿时便有人围了上去,问道。

        此时咸阳城中各种议论的流言四起,始皇更是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大秦将灭的流言迅速散布开来,大家人心惶惶。

        而此时赵歇也查到了杀了他的五名精英的人是谁,“荷华公主,赵歇我此仇必报!。”赵歇咬牙切齿的说。

        “公子,外面有个叫张良的人说要见你。”有侍卫进来禀报。

        ……

        第二日早朝。

        大臣们纷纷禀报咸阳城被散布的言论,“最近咸阳出现了一些陛下和公主的不好言论,若是再让其泛滥下去恐怕会引起动荡啊!”

        “请陛下停止建造新街以此来平息言论!”有的大臣建议道。

        许多大臣都对此次新街的建造颇为不满,不仅耗费巨大,还是由一个毛的没长齐的女娃娃负责的,他们服气才怪!

        更加可恶的是他们各自家的逆子多多少少都投了点钱进去,这不尤的让他们更加厌恶这个项目,只希望赶紧停工才好。

        现在刚好可以抓住这机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

        只是这建议不提还好,一提便让始皇更加愤怒了,他的女儿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这些人在污蔑了他女儿的同时还要剥夺她的利益!

        “呵。”始皇座在高位上,此时他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不仅仅只是对那传播的不良言论而愤怒,还有护犊子的愤怒。

        始皇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威压,一言不发,各位大臣都猜不准这位弑杀的帝王心中在想什么,而始皇给他们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这不尤让他们感到了一阵心惊。

        在这漫长的寂静过后,始皇突然发话了,“那就将散布谣言者全部诛杀了吧。”

        一句话便使这些大臣们大汗淋漓,始皇一句轻飘飘的话,掉脑袋的可能就是数百人的命!

        况且他们自己或多或少也有议论,原以为这个帝王会妥协,想要逼他一下却不想适得其反!

        “就这样退朝吧。”不给其他大臣们说话的权利,始皇迅速退了朝。

        大秦机器在始皇走后迅速运作起来,只一早上便抓了68人,但是这还没完,谣言传播的很快。

        而此时荷华也同样知道了自己被人散布了谣言,不是因为她的情报有多快,而是当她在房间休息时,胡亥闯了进来一边大声的嚷嚷,“华姐,华姐大事不好了!”胡亥大喊,直接把荷华从床上薅了起来。

        荷华睁开眼睛,轻蹙眉头,在店掌柜死后心中便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发生什么事了?”荷华从床上坐起迅速为自己披上外衫。

        “外面有人散布你的谣言导致很多投资商想要撤资!”胡亥喘着粗气,用最简单的话将问题描述清楚,把最重要的信息先告诉了荷华。

        荷华顿时紧蹙眉头,她感觉这件事情很不对劲,明显是有人在搞她,也可能是直接冲着大秦而来!

        就在官府都忙着抓人时,却有两个人一大早便跪在官府门口击鼓鸣冤!

        从清早一直到现在县衙的大门都未曾松动过。

        “呜呜呜我的儿呀!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啊!”

        一名妇女跪在地上大哭,她的脚底下还躺着一名用草蓑遮着的男人,此时身体已经冰凉坚硬如石,她哭的声泪俱下惹人悲痛。

        另一名男子则是在不停的敲着县衙门口的大鼓。

        “呜呜呜我的儿啊,是被活活饿死的啊,他才几岁啊!”那名妇人擦着眼角的泪水,这时已经有不少百姓聚在一起围观。

        “这位夫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有好事者见妇人哭的悲痛忍不住问。

        “我的儿在公主那做工,说好的一日有两餐还能休息,结果他们却不给我儿吃食还一直让他做工,他就这么被累死了!!”那名妇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用衣袖不停的擦着眼泪。

        “是城外的那块地吗?”有人问道,她们早就因为咸阳的流言对陛下和公主多有不满了,如今也是一猜便猜到了。

        “我儿正是在那里死的啊!”一说到这里妇人便更加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