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03:起始

003:起始

        阎天盛的身躯骤然僵硬。

        他额头上细密的冷汗不自觉的溢出,甚至能感觉到皮肤上,鸡皮疙瘩密密麻麻的爬起来,汗毛都悚然竖直。

        卢婉慧却是一脸惊喜,不可思议道:“白火竟然这么喜欢你,他可是从来都不让我碰呢。”

        阎天盛竟然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羡慕。

        “别,别开玩笑了,怎么才能让它下来?”

        阎天盛艰难的抬了抬胳膊,生怕惊扰到这条蛇,勉强自己的眼珠向下看,正好迎上它毫无感情的竖瞳。

        “看把你吓的。”

        卢婉慧无语的摇了摇头道:“你别动,我来帮你取下来,它的脾气不好,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让我碰。”

        说着,卢婉慧向前走了几步。

        盘在她胳膊上的蛇似是受到了惊吓,快速扭动着身子逃离开来。

        卢婉慧的注意力都在阎天盛的胳膊上,没在意蛇离去的异常,现在腾出了手倒是能更好的帮忙了。

        “小乖乖,别害怕,让我来摸摸你。”

        卢婉慧像是哄小孩一样,嘴里轻柔的念念叨叨,同时伸出手向着阎天盛的胳膊探去。

        只是下一刻。

        原本安安静静盘在阎天盛身上的蛇,猛地直起身子回身,吐着蛇信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卢婉慧猛地一惊,向后退了一步。

        她一脸惊诧:“白火竟然在凶我,怎么可能!”

        看着白火极具攻击性的样子,卢婉慧不敢再尝试。

        “白火,看看我,我是小慧啊。”

        她喜欢这些冰冷的爬虫,但不代表着她傻,连忙又退后一步,摆着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直到卢婉慧退离阎天盛两米之外,白火弓起的身子才又放缓,盘在了阎天盛的胳膊上。

        它甚至还歪着脑袋,亲昵的蹭了蹭阎天盛轻轻颤抖的手背,像是在为刚刚的行为邀功。

        “你到底有什么好,白火这么粘着你。”

        这一幕看的卢婉慧是又生气又羡慕。

        或许是经过了刚刚的事情,阎天盛对白火没那么害怕了,至少身体不再处于僵直状态。

        “难道我还得把它带回去?”

        阎天盛压下心中的情绪,无奈的问道。

        “咦,这是个好办法。”

        闻言,卢婉慧眼睛一亮。

        她出主意道:“外面可不比小楼里暖和,白火要是跟你到了外面,或许就会冬眠,这样就不会缠着你了。”

        “看来只能这样了。”

        阎天盛想了想,勉强认可了这个办法,苦中作乐道:“那我就先借你的宝贝一用,等它冬眠僵硬了,我再给你还回来。”

        “没关系,看来我们真能成为......”

        卢婉慧喜滋滋的说,只是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脸上难得出现了一抹红霞,眨着眼睛似是有些意动。

        阎天盛没在意卢婉慧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就是它盘在胳膊上出去容易吓到外人,要是能换个地方就好了。”

        他话音刚落,白火像是听懂了他的话,竟钻进了他的袖中,安安静静的不再动弹。

        这还是白火吗?

        蛇能听懂人话?

        这一幕不仅阎天盛看傻了,就是卢婉慧也一脸懵。

        她养了这么些年的蛇,也就勉勉强强能和其中几条做最基本的交流,但根本做不到这样。

        “难不成你会御兽术?”

        卢婉慧呆呆的道。

        “你说呢?”

        阎天盛反问道。

        本来想让阎天盛开开眼,或许还能找到一个与自己兴趣爱好类似的朋友,却不成想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一条蛇宠。

        卢婉慧整个人都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带着阎天盛原路返回。

        似是受到了冷风的刺激,白火在袖子里动了动,像是在寻找温暖的地方,但最终还是盘好安静了下来。

        阎天盛松了一口气,看着卢婉慧锁好院门,目光扫视着雪地,心中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这院子除了小楼之外的地方,不会都是正在冬眠的蛇吧?

        脑海里浮现出夏天群蛇盘踞的样子,阎天盛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人回到大堂,阎世和卢飞柏的谈话也正好结束。

        “你们来的正好,我刚打算让人去找你们。”

        卢飞柏打量着两人的模样,笑着道:“怎么样?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挺合得来?”

        看着卢婉慧的眼神,时不时就落在阎天盛的身上,准确的来说是胳膊上,他眼中微微有些异色。

        心中不由得猜测起,他们在一起时发生了什么。

        “很愉快。”

        不等阎天盛回答,卢婉慧就抢着说道。

        卢飞柏一怔。

        “那就好,那就好啊。”

        阎世哈哈大笑起来,起身说道:“既然这样,卢兄,我们就先告辞了。”

        “我送你。”

        卢飞柏回过神,送着阎世父子离开。

        眼看着两人要乘坐马车离去,卢婉慧还冲着阎天盛挥挥手道:“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阎天盛脚步一顿,钻进了车厢。

        阎世笑的更大声了。

        “慧儿,你这是?”

        看着阎世的马车离开,卢飞柏连忙疑惑的看向卢婉慧。

        卢婉慧没理会父亲,而是目光灼灼,浅声低喃:“可能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

        车厢内。

        阎世心情大好,消瘦的脸上笑容浓郁。

        他看着阎天盛古怪道:“没想到你平时沾花惹草的本事,还真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什么乱七八糟的。”

        阎天盛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哪里听得进去阎世的话,就只是心不在焉的点头应付。

        好不容易到了家,他连忙找了个借口离开,急匆匆的进了自己的小院。

        吩咐方怡不要让任何人打扰自己,便把他关在了屋内。

        似是感觉到环境稍微暖和了一些,白火从阎天盛的袖子里爬了出来,冲着他轻轻吐着蛇信。

        不等阎天盛反应,脑海猛地一颤,眉心骤然爆发出一道青黄色的光芒,瞬间落在白火的身上。

        蛇躯轻轻一颤,竟被碾成了血肉,化作粘稠的液体,顺着光芒没入了眉心。

        紧接着光芒变得粘稠,化作了一团青黄色的浓雾,仿佛有无数的微尘凝结,渐渐重组成型。

        不多时,一座青色的古朴小鼎,在阎天盛的面前轻轻悬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