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12:隐秘

012:隐秘

        而回到小院的阎天盛,还不知道阎世和柯庄商量了什么。

        他正泡在方怡准备好的浴桶里,体悟着身体完成炼骨之后的变化,适应着前后细微的区别。

        这两年的时间里,随着阎天盛实力的不断提升,柯庄给他提供的药材也是换了又换。

        今天的药浴也与以往不同,少了那种全身酥酥麻麻的刺激,更多了些潜移默化的温和。

        一开始炼皮产生的小麦肤色,早已蜕变成了晶莹的白色。

        从容貌看,根本看不出他是习武之人,说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完全没有人会怀疑。

        更别说还有这些年养成的纨绔习惯,下意识的举止就是最好的佐证。

        阎天盛闭着眼睛,照例感悟青铜鼎。

        如今二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如臂驱使,根本不像外来的东西,他甚至能感受到脑海中青铜鼎的位置。

        同时,他也感觉到了青铜鼎在脑海中的不适。

        它需要更好的地方。

        可阎天盛对此一无所知,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这到底算不算是引灵物,况且还不能告诉别人。

        这两年他也吩咐方怡,私下里帮他收集过不少关于引灵者的信息。

        但大多都是道听途说的东西,更像是小酒馆里说书人瞎编的玩意,根本没有实际意义。

        阎天盛睁开眼睛,轻叹了一声,伸手看向自己的胳膊。

        原本白净的位置,缓缓浮现出了一团纹身,青蛇很快出现在他面前,盘在了他的手上,冲着指头亲昵的吐着蛇信。

        已经拥有宫千雪两年时间了,但他还是不习惯这么称呼。

        虽然青铜鼎没有什么进展,好在宫千雪这里多了些变化。

        阎世对阎天盛的改变很满意,连带着给他的开销限制都少了许多。

        借此,他尝试着购买了不少与蛇有关的东西做尝试,例如各种各样的老鼠和鸟类等等。

        但最后才发现,宫千雪对同类更感兴趣。

        准确的说,是对它进化有帮助的东西感兴趣。

        可阎天盛几乎找遍了整个泰安城,甚至连周围的其他城镇,张家所在的上岱城都找了,也少有让宫千雪感兴趣的东西。

        好在它会多少吞噬一些蛇类,让阎天盛心生慰藉。

        但他知道,这么下去总不是办法,他必须要了解更多关于引灵者的事情,寻找更多能让宫千雪进化的东西。

        而且变强的感觉会让人上瘾,阎天盛不满足如今的现状,他不想完成炼骨就走到尽头。

        他要走更远的路。

        以前阎天盛的实力弱,不能远行,如今已经完成了炼骨,想必再提出闯荡的想法,父亲应该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

        想着,他收起了青蛇,起身清洗身子。

        正打算去找父亲,方怡就带来了阎世的话:“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阎天盛点点头。

        没想到两人想到一起去了。

        不过在他看来,阎世应该是想让他参与家里的生意了。

        据他说知,泰安城赵家沈家的孩子,这个年纪或多或少都有拿得出手的成就了,在城里被不少人所熟知,他反而沉寂了下来。

        想必阎世已经等得急了。

        一得到他炼骨完成的消息,就迫不及待的要他做事了。

        阎天盛一路来到书房。

        敲敲门,得到了里面的同意,他便直接推门而入。

        阎世坐在窗前,依旧看着远处的风景,不过这次却没有煮茶,而是把茶桌收拾的干干净净。

        连他最爱的香炉,都放在了一遍。

        “父亲,你找我。”

        阎天盛看到与往日不同的书房愣了愣,然后收拾好情绪道。

        “嗯。”

        阎世回过神,应了一声。

        他长出了一口气,轻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已经十八岁了吧?”

        “是。”

        阎天盛生怕阎世让自己接手生意,连忙开口道:“父亲,我如今已经完成了炼骨,想出去走走,闯荡闯荡。”

        阎世一愣,神情复杂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阎天盛的请求,而是问道:“阿盛,你对你的祖父了解多少?”

        “祖父?”

        阎天盛一怔,没想到阎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他翻起回忆,却没有多少对祖父的印象,多的只是祠堂里的灵位,以及挂着的画像。

        “没什么印象。”

        他老老实实摇头。

        “你祖父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阎世陷入了回忆,说起了过往:“我跟你祖父来到泰安城的时候,可以说是一穷二白,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只能靠别人的施舍过日子。”

        就当阎天盛以为阎世要给自己说一堆艰难创业的过程时,他忽然话音一转:“但一夜之间,我们就有了钱,有了宅院和基业,有了这偌大的阎家,在泰安城里立了足。”

        阎天盛眉头一拧,顿觉事情不简单。

        莫非自己这祖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来头不成?

        果然,阎世沉声认真道:“泰安城太小了,不过是个凡城,其实在这之外,还有玄灵之地。”

        “有人能沟通玄妙,成为引灵者,又有大能宗派,高坐云端之上,俯瞰众生蝼蚁。”

        “你的祖父阎顺,曾经便是长青宗的弟子,而且还是一脉内门弟子。”

        闻言,阎天盛深吸了一口气,心情顿时起了波澜。

        他压抑着情绪问道:“父亲的意思是?”

        “其实你柯庄伯伯,就是你祖父的师尊,派来照拂我们的引灵者。”

        阎世转过身,看着阎天盛道:“老祖曾言,以约定之期为限,若我阎家有人能成为引灵者,便得以重返长青宗。”

        “如今约定之期将近,我以为我阎家将要断了仙缘,没想到竟在你的身上有了转机。”

        阎天盛心头一惊,难不成青蛇被人发现了?

        不等他想出对策,阎世继续道:“好在你的习武天赋惊人,你柯伯伯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但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了。”

        “到底是什么考验?”

        阎天盛松了一口气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

        阎世摇摇头,起身向着书架走去:“三天后,你就跟你柯伯伯离开吧,正好你也想出去见见世面了。”

        说着,阎世伸手扭动书架上一个不起眼的花瓶。

        随着刺耳的木头摩擦声响起,一个暗格缓缓弹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