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19:暗杀

019:暗杀

        阎天盛寻声看去。

        只见一行四人,三男一女站在身后不远处。

        两边的青袍男子落后一步,拱卫着中间的男女,两人容貌相近,气质不凡。

        “这人你认识?”

        男子看了一眼阎天盛,向身旁的少女问道。

        他一身白衣,戴着简单的银冠,腰间束着云纹腰封,挂着一枚玉佩,玉佩正面的长青二字带有金色的描边。

        在他的身上分明没有气息散出,却给阎天盛一股莫名的压力。

        阎天盛目光微凝,在男子腰间的玉佩上顿了顿。

        柯庄的玉佩此刻在他这里,与这人的样式相同。

        这么说,此人也是长青宗的亲传弟子了。

        “见过。”

        女子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

        没有任何纹路的黑色劲装,柳眉狭长挺秀,乌黑的长发高高竖起,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有事吗?”

        阎天盛皱眉,他看着这一身黑衣劲装的女子感觉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看她对自己似乎颇有敌意,不知从何而起。

        “地灵浆。”

        女子张口说道:“这本应是属于我的东西。”

        在连苍山的山寨前,她开口与柯庄理论,却被他出手击退,最终面对死亡的威胁不甘退走。

        那夜天色将明,离去前回首看去,站在柯庄身旁的少年她记得很清楚。

        如今在长青宗遇见了,怨气不受控制的爆发。

        “原来是被这小子给截胡了?”

        一旁的男子恍然大悟,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表情,不过并未有插手的意思,就站在旁边看戏。

        “咦,那不是青云峰的亲传陈志文吗?”

        “那少年怎么和他们起冲突了?”

        “陈志文和那女子容貌相近,似乎是血亲?”

        周围有弟子路过,看到这一幕低声议论。

        “所以你想怎么样?”

        阎天盛面无表情的直视女子。

        女子被他这句话给噎住了,好一会才道:“我会让你知道,有的人即便是借势抢了东西,也不过是暴殄天物而已。”

        “无聊。”

        阎天盛闻言转身就走。

        喊住自己就只为了说几句废话?

        他还以为自己遇上什么装逼打脸的剧情了,谁料她一旁的男子压根没有插手的意思。

        “这小子很个性啊。”

        陈志文笑着道。

        一点没有族妹受了委屈要出头的样子。

        他深知陈芮欢的性格,虽然是旁系出身,却凭借极强的意志和努力,硬生生的得到了入宗的资格。

        陈芮欢脸色难看了一瞬,又很快平静下来,和陈志文一起向着深处的一座山峰缓行。

        而在人群之外,还有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盯着阎天盛离去的背影。

        长青宗太大了。

        阎天盛被柯庄托着在空中时,看下面没有太大的认识,注意力都被仙家的气象所吸引。

        此刻自己步行走了几个时辰,还在内门弟子活动的范围。

        看过了炼器阁,炼药阁,以及演武场等主要的建筑位置,往回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灵墟峰是长老所在的位置,一般很少有人路过。

        阎天盛走在小路上,两侧的树林里静悄悄的,只有些许虫鸣偶尔响起,告知初夏的来临。

        可走着走着,本就不多的虫鸣也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脚步一顿,猛地侧身后退。

        几乎同时,一道细微的破风声在他耳边响起,一抹裹挟着月色的寒芒,从他面前飞驰而过。

        一枚银针,狠狠的钉在树上,不住的发出嗡嗡的颤鸣声。

        阎天盛寻迹看去,周身已被青黄色的雾气包裹,压低了身形,做出防御的姿态。

        敌明我暗,他也不敢轻举妄动,静待对方再次出手。

        可足足等了一刻钟的时间,树林里再没有动静传来,他才寻着银针投来的方向追去。

        阎天盛在大约五十米的位置站定,树干上还有轻微摩擦的痕迹,后面刚刚生出嫩芽的青草,被人踩的压在了地上。

        “看来偷袭之人是躲在这里了。”

        阎天盛心中暗道一声此人谨慎,一计不成便脱身离去。

        唯一留下的,便是钉在树上的银针。

        可当他返回去找银针的时候,它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树干和草上残留着些许水渍。

        阎天盛看了看树干被银针扎中的位置,不由得低喃道:“竟是用冰凝结而成的银针。”

        “看树上的印迹,此人的实力应与我相仿。”

        阎天盛细细思量,得出了一个结论:“与其说是暗杀,倒不如说是试探更合适一些。”

        他神情凝重起来。

        没想到一进长青宗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今天也没有隐藏行踪的意思,可谁会突然出手暗杀呢?

        阎天盛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白天喊住他的那个女子。

        如果非要说和谁有怨,似乎就只有她符合这个条件了。

        但真的是她吗?

        到底是愚蠢,还是借刀杀人?

        阎天盛暗自警惕,继续走上灵墟峰。

        随后的路上没有再遇到偷袭,大概是进了灵墟峰范围的原因,毕竟谁敢在长老的领地出手。

        “要是能飞就好了,走路太累了。”

        阎天盛长出了一口气。

        山顶的这几座小院都黑漆漆的没有点灯,显然里面没有人,连白天出去的柯庄和唐思漫都没有回来。

        虽然如此,他还是感觉这里很安全,心神莫名的放松了下来。

        他寻着小路回到自己的小院。

        想着白天的事情,和柯庄给自己的交代,心中暗道:“我能住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我也会成为亲传弟子?”

        散去多余的念头,阎天盛沉下心神,开始观察青铜鼎,试图寻找到一些有用信息。

        “或许这青铜鼎能遮掩我身上的气息?”

        阎天盛回忆着唐思漫让自己唤出引灵物的情景。

        总觉得那时候有什么东西在探查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给看光,浑身都觉得非常不自在。

        但躲在灵海里的宫千雪,以及脑海里的青铜鼎,却没有传来不适的信息。

        “以后或许可以找个机会试一试。”

        他心中想着。

        要是青铜鼎真能帮助自己躲避探查,或许自己能借助两个引灵物的身份做很多事情。

        而青铜鼎本身,可是还有一个鼎足没有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