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21:你是真难杀啊

021:你是真难杀啊

        阎天盛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站在一处荒芜的山头上,面前有一个巨人背对着自己打拳。

        拳法以力为尊,大开大合,刚猛霸道,偶有回环虚收,百汇劲于其中,再出拳若雷霆,势如破竹。

        纵有千万人挡在面前,也绝不后退半步,直到浴血奋战至最后一刻。

        那人回过头,正是江寿亭的模样。

        他抬手掌心汇聚光华,没入阎天盛的眉心。

        阎天盛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画面逐渐清晰,他看到柯庄坐在一旁,正好与推门进来的唐思漫四目对视。

        “你醒了?”

        唐思漫走过来,柯庄也站在跟前。

        阎天盛点了点头,张嘴要说话才发觉喉咙干涩的厉害,根本说不出话。

        “喝点水。”

        唐思漫适时将水递过来。

        阎天盛没有客气,直接大口喝下。

        他缓过神,才看清这是在自己的木屋里。

        “我通过考验了吗?”

        “过了。”

        柯庄说道。

        他声音里少了沉稳,显然情绪在起伏。

        饶是唐思漫现在想想,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本来他们想着阎天盛能捡回一条命,没想到竟直接掀翻了师傅的屋顶,简直离谱。

        “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去师傅那里。”

        柯庄叮嘱了一声,就被唐思漫拉着离开了。

        阎天盛坐在床上发了会呆。

        他知道那是考验,也知道没有法律道德约束的世界有多恐怖。

        但知道归知道,只有亲身经历过后,才会真正明白有多可怕。

        那种性命被别人掌控的无助,他这辈子都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幸好有江寿亭。

        幸好有青铜鼎。

        想到这里,他回忆起考验时的一幕,似乎中间宫千雪也冒头了,帮他抵挡了一阵,不然他真死了。

        关键,好像没人发现她?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这么说来他拥有更多操作的可能,安全也有了更多的保障。

        大脑的阻塞感逐渐消散,思路开始变得清晰。

        他想到自己醒来前做的梦,江寿亭似乎给了自己一个什么东西,好像进入了眉心。

        在他想到这件事的一瞬间,脑海猛地发胀,凭空多了许多陌生的记忆。

        剧烈的痛楚让他来不及思考,只能抱着脑袋硬抗。

        好在持续的时间不长,几息时间便缓解了下来,比起在院子里的考核,这痛楚显得仁慈多了。

        “天菩业典!”

        阎天盛低声默念。

        随着记忆渐渐被他适应,天菩业典的内容也了然于胸:“原来这是一部炼体的功法。”

        只是与寻常修炼不同,这是借杀生业障来磨砺自己的路,更像是一种佛门的认知。

        而且不用特意去修炼,江寿亭会通过杀生反馈到他的身上。

        阎天盛要做的就是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以及学会天菩业典里面所提到的武技。

        天罪手。

        杀业,罪孽。

        杀业斩业,罪孽洗罪。

        颇有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意思。

        回想起梦境中的拳法,似拳非拳,似掌非掌,而是将所有的武技融合一体,作为以杀人为目的的武技。

        阎天盛若有所思。

        这一刻他想到了开阳拳法,更多了不少领悟。

        但要让这天罪手真正达到江寿亭的地步,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杀伐经验。

        没有继续深思,阎天盛查看起了身体情况。

        随着意识的沉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太大损耗,反而躯体的强度提升了不少。

        还有意外之喜,盘坐灵海之上的江寿亭,已经能完全看清全貌了。

        一直休息到约定时间。

        阎天盛睁开眼睛,起身前往木屋。

        至于师傅的名字,他已经听柯庄说过了。

        张和云。

        长青宗九峰峰主之一。

        实力仅比宗主弱上一线,可谓是威名赫赫。

        若非当年的事情有了心魔,恐怕如今已是长青第一人了。

        阎天盛推开篱笆门,迈步走入。

        木屋的墙和屋顶已经被修好,这点琐事对引灵者们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进来吧。”

        在门前站定,不等阎天盛敲门,里面便有声音传出。

        阎天盛推门而入。

        内中的布局在掀翻屋顶的时候,他看过一眼,多少还有印象。

        那个瘦弱的小老头正坐在桌前,看着面前的一张棋盘,上面七零八落的摆着几个黑白棋子。

        阎天盛扫了一眼。

        他不懂棋,却还是知道,棋子是随便摆在棋盘上的。

        不明白张和云的意思,他就静静的站在一旁。

        不过几息的功夫,张和云忽然抬手,把棋盘整个掀翻了,十几枚棋子散落一地。

        “下个屁的棋!”

        张和云骂骂咧咧的起身:“这东西根本不能修身养性,最多只能让人装装样子,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姿态,然后到处招摇撞骗。”

        阎天盛看着张和云一副市井老头骂街的样子,不禁目瞪口呆。

        在他心中那个神秘莫测的形象,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你小子真不错。”

        张和云看了阎天盛一眼。

        没想到还会夸自己,不等他谦虚两句,就听声音继续说道:“你是真难杀啊,那种情况都死不了?”

        “你知道修炼最需要什么?”

        “天赋和毅力。”

        阎天盛听到他突然的发问还有些懵,连忙说道。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运气。”

        “错。”

        张和云一口否决,信誓旦旦道:“得命硬。”

        他手指点着阎天盛,咬牙切齿道:“得需要和你一样硬的命才行,不然怎么度过这世上重重的艰难险阻?”

        阎天盛看着面前点来点去的手指,都快到出现了残影,不由得苦笑一声。

        他干脆问道:“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收我为徒?”

        “我恨的是你祖父!”

        张和云冷哼一声:“他不在了,自然得你来受这份罪,等我的气什么时候消了,你什么时候再滚蛋。”

        他一甩袖袍,从阎天盛身侧越过。

        “跟上。”

        阎天盛无奈,只好跟在后面。

        张和云出门迈步,直接踩在了空中。

        见阎天盛在后面不知所措,他没好气道:“还不快点跳上来?难不成等我下来背你不成?”

        “哦。”

        阎天盛纵身一跃,站在了张和云的旁边,向着宗门深处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