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26:你给我滚进来!

026:你给我滚进来!

        池晴晴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旁边。

        一张挂着温和笑容的脸,不知何时已然与她并行,此刻正转头看来,四目相对。

        下一刻,阎天盛咧了咧嘴,猛地抬手,一把捏住池晴晴的双颊,狠狠的向着地面砸去。

        “轰!”

        烟尘四散,巨大的声响震人心神。

        无数蛛网般的纹路,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从烟尘中延伸出来,宛如一张捕食猎物的网,要将所有人都圈入其中。

        不等烟雾散去,露出里面的情形,靠近擂台边缘的位置,就有引灵者看到一行鲜血,正顺着裂痕缓缓流淌出来。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阎天盛从烟尘中缓缓起身。

        而在他面前的地上,则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影。

        池晴晴整个人都几乎泡在血泊里,瞳孔没有焦距的放大,张着嘴无意识的发出“嗬嗬嗬”的声音。

        “好师妹,师兄是不是用力太猛了?”

        阎天盛笑着伸手,将掌心的剑芒直接捏碎,掌心传来的刺痛,让他的情绪愈发高涨。

        只是可惜,池晴晴不能回答他的问题了。

        阎天盛并不在意,情绪在这一刻极其冷漠,但意志却高度集中,他从没觉得自己如此清醒过,仿佛成了一台精密的计算仪器。

        或许这就是他不断契合江寿亭带来的副作用。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还挺不错。

        这时,黑衣中年人再次出现,将池晴晴托了出去。

        “不愧是亲传,这也太强了吧?”

        “池晴晴在内门弟子中罕有对手,竟在阎亲传面前撑不过一招!”

        “什么叫撑不过一招,根本就没有正面打过好吗?”

        “火云剑迅捷锋利,阎亲传敢用手硬接,实在是一位狠人,而且出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堪称阎王。”

        “此话为时尚早吧?池晴晴重伤,她姐姐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四周的内门弟子议论纷纷。

        阎天盛听在耳中,没有在意,径直回到擂台中心,干脆盘坐下来,等待下一个愿意挑战自己的好心人出现。

        他隐隐有种感觉,或许自己在府海境已经没有对手了。

        一直从晌午等到夜幕降临,阎天盛才缓缓起身,任由黑衣执事把自己送回灵墟峰。

        阎天盛站在峰顶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三座擂台上也不见人影。

        没多想他们是否守擂成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

        夜幕如渊。

        长青宗内门弟子所在的区域处,有百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沿着山脉的方向由低到高的依次矗立。

        这些宫殿是内门弟子前一百名才有的待遇,而且排名越高,宫殿越大,里面布置的聚灵阵就越好。

        这是为了激发众多引灵者的傲气,从而起到良性竞争的作用。

        你实力强,就可以拥有更多的资源。

        实力弱,就只能被上面的宫殿拥有者踩在脚下,甚至被其他的内门弟子取而代之。

        在这山脉顶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烛火摇曳,人影幢幢,凌乱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可见内中纷乱。

        “大姐头受了这么重的伤,这可怎么办?”

        “就不该让大姐头去挑战,那阎王出手太狠了!”

        “你能拦得住?大姐头会听你的话?”

        “现在我们应该想想那位回来了该怎么办,她要是看到大姐头这个样子,岂不是要把我们给活剥了?”

        一群人呼吸一滞,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够了!”

        一直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的青年皱起眉头,不耐烦的轻喝道:“别在老子面前瞎晃悠,眼睛都看晕了!”

        众人立刻消停下来,可见青年在他们之中还是很有威信。

        “张大哥,你给拿个主意吧。”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走到跟前,愁眉苦脸道。

        张万里起身走到床榻前,左右两个女子正在贴身照看。

        看到张万里,两女连忙起身:“张师兄。”

        张万里隔着纱帘,隐约看到躺在床上的池晴晴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偶尔会轻轻的打颤。

        似是梦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柔弱的样子让人心疼。

        “晴晴怎么样?”

        张万里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后背受伤严重,肋骨被大力反震断了几根,内脏或多或少都有损伤,已经服用过金髓丹,情况稳定下来了,没有生命危险。”其中一个女弟子连忙说道。

        “那就好。”

        张万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头也不回的问道:“告诉池亲传了吗?”

        “没,没敢说......”

        后面的众人面面相觑,还是那名身材瘦小的男子,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张万里漠然道:“这件事根本瞒不住,现在就飞令传信出去,不然故意瞒报被池亲传知道,你们的下场会更惨。”

        几人不敢怠慢,这才取出内门令牌传信。

        “张师兄。”

        这时有一名引灵者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张万里侧过脑袋:“什么事?”

        “外面有人要见你。”

        那人回答道。

        “谁?”

        “他说你见了他就知道了。”

        张万里闻言皱了皱眉,稍作思虑,还是点头道:“让人进来。”

        那人得了答复,很快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一个全身罩在黑袍里的人,神神秘秘的让人看不清容貌。

        “你是谁?”

        张万里走到前厅,看着行至面前人的黑袍人道。

        “池晴晴伤的很重吧?”

        黑袍人没有回答,反而发出一道嘶哑的声音,很不客气,甚至是十分冒犯的问道:“她死了吗?”

        “你找死!”

        “把他的嘴撕烂!”

        “你特么敢跑到这里找存在感,今天就要你后悔投胎!”

        随着黑袍人话音落下,宫殿内瞬间群情激愤,众人一个个撸起袖子就要和黑袍人打上一场。

        “够了!”

        “退下!”

        张万里轻喝一声,浑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众人心有不甘,却还是狠狠的瞪了黑袍人一眼,然后退了回去。

        要是眼神能杀人,他恐怕已经被捅成马蜂窝了。

        “看来她还没死。”

        黑袍人无视了周围虎视眈眈的眼神,似乎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你来这里的目的,想必不是只为了说几句废话吧?”

        张万里的耐心被消磨了不少,身上有淡蓝色的寒气弥漫起来,盯着黑袍人的双眼逐渐冰冷,瞳孔开始异变成纤细的竖瞳。

        不用怀疑,若黑袍人不说出个正当的理由,今天说什么他都要留下点东西赔罪才行。

        “冰麟蟒张万里,果然名不虚传,这股气势的确唬人。”

        黑袍人神情自若,缓缓抬起头来,直视张万里的眼睛:“放下敌意,我是来与你交朋友的。”

        “你想做什么?”

        张万里看清来人的面容,不禁瞳孔一缩,神情凝重起来。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不是吗?”

        黑袍人似笑非笑的道,嘶哑的声音仿佛指甲划过黑板,让人浑身难受,忍不住想要打个冷颤。

        “这件事我要考虑考虑。”

        张万里面露沉思,没有直接答应。

        这件事不是自己能够擅自做主的,一旦牵扯到这等争端,稍有不慎就是家毁人亡。

        “无妨,你只需要把我的意思告诉池亲传即可。”

        黑袍人也没指望张万里能答应,他的反应在预料之中。

        “好。”

        张万里点头。

        黑袍人刚打算走,又临时起意道:“跟着这小丫头片子有什么意思,不如你跟我好了,要女人给你女人,要资源给你资源,怎么样?”

        “不怎么样。”

        张万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没关系,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黑袍人笑笑,伸手拉低斗篷,遮住脸走了出去。

        他五指粗短,皮肤粗糙,要么是狠角色,要么就是庄稼汉,只是后者可能吗?

        张万里看着黑袍人消失的背影,身上的气息逐渐收敛,瞳孔也恢复成了正常的样子。

        “张师兄,那人是谁啊?”

        那瘦小的身影走到跟前,愤愤不平道:“刚才我们就该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给办了。”

        “闭嘴。”

        张万里瞪了他一眼,男子悻悻的退到一旁。

        不等他休息片刻,宫殿外忽然传来一阵恐怖的雷鸣,狂暴的气息不断的向着周围肆虐。

        道道紫色的雷霆如蛇如龙,在夜幕上露出狰狞的姿态。

        张万里等人脸色大变,连忙向着宫殿外跑去。

        几人刚刚出门,就见一道紫色的人影脚踏雷霆,冲破黑暗而来,凶横的威压瞬间笼罩整个宫殿。

        众人猝不及防,被这股威压生生压弯了腰,更有甚者都跪在了地上,脸色仓皇惊恐。

        来人秀发翻飞,眉间闪烁着一枚紫色的雷纹。

        紫色的宫裙被一抹云纹束腰揽住,修长浑圆的长腿在裙摆下似隐似现,如白玉般洁净温润。

        只是这绝美的姿容此刻无人欣赏,也没人敢抬头去看。

        没有理会面前的这些人,女子面若寒霜,恐怖的杀意几乎凝成实质,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眼前。

        饶是如此,众人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态,根本不敢移动分毫,不少人的脸颊上已经有冷汗渗出,低垂着脑袋瑟瑟发抖。

        这沉闷的气氛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里面才终于有声音传出。

        “张万里,你给我滚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