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35:进入

035:进入

        一道夺目的血光冲天而起,阵阵沉啸的龙吟响彻天地。

        阎天盛从修炼中惊醒,快步走出屋外。

        惊疑不定的闻泉等人也纷纷走出,看着盘踞天际之上,凶威迫人的巨大龙形虚影。

        “这是什么?”

        陈芮欢惊讶的张大了嘴。

        炽红色的龙鳞宛如火焰,在空中熊熊燃烧,硕大的瞳孔垂视四方,带着睥睨天地的傲气。

        整片天空仿佛都成了它的道场,阎天盛甚至感觉呼吸都有些压抑,不自觉的生出敬畏之感。

        即便不是实体,已经足够震撼了。

        但紧接着,阎天盛体内的青铜鼎独自旋转起来,阵阵苍茫荒芜的气息流淌向四肢百骸。

        甚至平静的灵海都开始沸腾,让他感受到的压力骤减,已然无惧天空上的巨龙虚影。

        “这便是焰龙。”

        陈志文目光灼灼,锋锐的气息不自觉的从体内散发,一往无前的意志竟连焰龙都无所畏惧。

        他沉声道:“据说当年那条焰龙陨落的时候,天空都在泣血,巨大的躯体覆盖了整片山脉。”

        “焰龙血池已经开启了。”

        阎天盛几人眼睛一亮。

        “即刻出发。”

        果然,随着陈志文的话音落下,庭院里响起了吴非平淡的声音。

        按照提前说好的约定,众人在陈志文的带领下,来到了长青宗驻地的大堂里等待。

        不消片刻,吴非一身青衣缓步走来。

        “师兄。”

        众人纷纷行礼。

        吴非点点头,目光落在阎天盛的身上,这才露出了笑容:“你小子还算是识趣。”

        “嘿嘿。”

        阎天盛笑笑,知道他说的是万轮花的事情。

        看来吴非真的没有开玩笑,他要是什么都没买,还不知道后面有什么等着他呢。

        “随我来吧。”

        吴非没有多言,径直走向大堂深处。

        在屏风后面的隔间内,有一面摆放着诸多瓷器物件的书架。

        只见他站在隔间的中心,轻轻抬手,掌中就出现了一枚赤红色的钥匙。

        随着钥匙出现的一瞬,隔间内的众多装饰瞬间颤动起来,而后裹挟着红光快速飞至空中。

        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齐齐对准了钥匙掠了过去。

        一阵“咔咔咔”的清脆声传出后,钥匙化作了一团赤红色是的光团。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赤红色的光团逐渐扩大,渐渐的成了一个流转着华光的椭圆形的入口。

        一股炽热的气息从入口中涌出,其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血腥味,不禁让几人心头发寒。

        “看来他们也已经打开了钥匙。”

        吴非笑着道。

        通往焰龙血池的钥匙有三把,长青宗,七里山和鎏金城各有一把。

        每年都需要足够的天材地宝,来供养钥匙所需的能量,这段时间吴非就是在忙着找这些。

        只有三把钥匙都开启了,焰龙血池才会打开。

        不用三方的人聚集在一起,从三个通道都可以前往,不过进入后还需要一些考验。

        “这就是前往焰龙血池的通道吗?”

        闻泉兴致勃勃的看着。

        阎天盛若有所思道:“焰龙血池是一处秘境之中?”

        “不错。”

        吴非介绍道:“当年焰龙陨落后,与地脉融合发生了异变,形成了一处独立的空间。”

        “或许是地脉的特性复杂,每年秘境的地势都会出现变化。”

        “所以你们进入焰龙血池的通道后,目的地是随机的,谁不知道会落在哪里。”

        吴非神情认真的叮嘱道:“想沐浴焰龙血池,首先要有抵达的能力,这就是考验。”

        “如果在里面遇到危险呢?”

        陈芮欢忍不住问道。

        “要么死,要么活。”

        吴非看了她一眼道:“在里面只能靠你们自己,要么解决你遇到的危险,要么等人沐浴完焰龙血池,自会被驱离出来。”

        “好了。”

        陈志文站出来打圆场,宽慰道:“如果有机会,你们就尽可能的抱团,不管有没有沐浴血池,安全出来最重要。”

        阎天盛几人纷纷点头。

        “进去吧。”

        吴非让开了路,最后意味深长道:“如果非要动手不可,就在里面做的干净一点,毕竟我们三家的关系不错。”

        关系不错?

        阎天盛撇了撇嘴,一点都不信。

        任虎扭扭脖子,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第一个走了进去。

        闻泉和陈芮欢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不服气对方,争抢似的也消失在了流光里。

        阎天盛冲着吴非点点头,紧随其后。

        “师兄,你说这次他们会成功沐浴龙血吗?”

        陈志文看着通道问道。

        “或许吧。”

        吴非显得有些无所谓。

        “如果......”

        陈志文忽然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的开口。

        “那就意味着没有人会活着出来。”

        只是不等他说完,吴非平静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陈志文闻言瞳孔一缩,心中陡生寒意,抿着嘴不再说话。

        一刻钟之后,流光黯淡了不少,隐约有一层淡白色的薄膜出现,暂时封闭了通道。

        ……

        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阎天盛如同一个瞎子,踩在漆黑的通道里,只能听到自己脚步落下时的清脆声音。

        耳畔没有回声。

        他伸手放在面前,试着运转灵力覆盖全身,可惜依旧看不到自己独特的青黄之色。

        阎天盛想了想,随便向着右边屈指一点。

        他能感觉到灵力离体而去,但看不到是否触碰到东西,更没有声音的反馈,好似石沉大海。

        没有办法,他只好满怀警惕,继续向前走去。

        压下心头的不耐,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他的视线里才终于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点。

        阎天盛加快步伐,不到两刻钟便从黑暗的洞窟中走了出来。

        入目是淡淡的猩红,无数漆黑的树木生长着,枝干凌乱的向四处延伸,却没有一片叶子,似乎都是枯木。

        脚下的泥土都是潮湿的红色,踩上去触感微微发软,似乎被水泡过了一样,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阎天盛回头看了一眼,惊愕的发现洞窟居然消失了。

        眼前是凹凸不平的墙壁,他还上手摸了摸,触感粗糙生硬,甚至用力狠狠砸了一拳,才确认里面没有空心。

        “看来真是随机的。”

        阎天盛没有继续查看。

        他观察了一会树林,最后还是选择正前方走去。

        直到靠近一棵大树,阎天盛在树上竟感觉到了淡淡的威压。

        他心生好奇上前查看,这才发现树体是深棕色的,亦或者说是棕红色更合适一些。

        只是这里没有阳光,离得远了看起来颜色就深了。

        阎天盛伸手一摸,指尖沾上了些湿润。

        他定睛一看,十分鲜红。

        上面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与焰龙城上空的龙影威压很像。

        “似乎是血?龙血?”

        阎天盛皱起眉头,心中思索:“莫非这些树木都是吸着龙血,作为水分生长的吗?”

        大概只有这个解释了。

        随着他逐渐深入,林中的龙威渐渐强盛,好在有青铜鼎上的荒芜气息,可以帮他抵消掉这股压力。

        嗤!

        阎天盛耳畔有微弱的声音响起。

        他立刻伸手一握,一根飞来的树枝被捏在了掌心。

        下一刻,又有数道树枝飞掠而来,不过都被阎天盛轻松躲避。

        只是未等他探查,整片林子好似活了过来,地面不断有树枝扶浮空,然后正对着他这个外来人。

        好在阎天盛身手不错,树枝虽然密集,杀伤力却不大,躲不开就干脆直接拍碎。

        但紧接着,这些拍碎的树枝再次将他包围。

        “不好。”

        阎天盛心头一沉。

        他不怕这些树枝,也不怕被划破皮,可架不住越来越多,更担心这些树枝上有没有毒。

        他不敢赌。

        只能凭借身法和对危险的感应匆忙躲避。

        可渐渐的,树枝越来越多,被唤醒了好像就不会再停下来,还有源源不断的树枝加入。

        “不行,要是再这样下去,即便不会被树枝刺伤中毒,也会被活活耗死在这里。”

        阎天盛心中一沉。

        咬牙拍散面前挡路的树枝,冲出了包围圈。

        只是哪怕他再小心用力,还是有不少被拍散了。

        他侧目看了一眼后面密密麻麻的景象,顿时头皮发麻。

        有听说把陷阱做的坚硬的,没听说做成一碰就碎的,简直离谱。

        此时阎天盛顾不得多想,他只能将树枝甩在后面,尽早离开这该死的树林。

        “这些东西......”

        阎天盛被追了一刻钟,心中逐渐烦躁起来。

        他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这些树的本体,空有一身能力使不出来,而后面跟着的树枝却是越来越多。

        还有不少在追击的路上,又从树上撞碎了一些树枝下来。

        简直跟套娃一样,没完没了。

        “或许是因为龙血?”

        阎天盛忽然心头一动。

        这树林如果真的没有本体,而是一片死物的话,就意味着需要靠某种特性来分辨进入者。

        那么在这焰龙血池的秘境里,还有什么能比龙血更具有辨识度?

        “不管了!”

        阎天盛一念至此,跑路的途中顺手摸了几下旁边的树干,掌心顿时蹭上了一层鲜红。

        他试着放缓脚步,伸手靠近树枝。

        果然,树枝停滞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