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37:不一样的血池

037:不一样的血池

        天空灰暗,怪石嶙峋。

        林立的巨石姿态诡异,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碎裂的石块。

        少年提剑挥斩,掠至近前的血红怪物被一击毙命,发出低沉的声音,逐渐失去动静。

        “真晦气。”

        少年用剑拨了拨怪物,它的身上裹挟着石皮,皮肉肿胀,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看了这么久,还不打算出来吗?”

        闻泉侧目看向远处。

        数息过去,见石林里还没有动静,他猛地挥剑,锋锐的剑气直接将拦路的巨石整齐切开。

        一道人影击碎剑气,显露身形。

        “卫峻?”

        闻泉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感慨道:“我说怎么有股和石林不同的臭味,原来是你。”

        本来在集市商铺里的争端,就让他一肚子的火,现在遇到了,不讨个说法实在可惜。

        “这里地势诡异,人烟罕至,似乎是一处不错的埋骨地啊。”

        卫峻冷笑一声,抬手掌中虚握,一柄银杆长戟陡然浮现,淡淡的血芒出现,覆盖戟身。

        “有自知之明。”

        闻泉点点头。

        垂地的剑锋轻轻上挑,似是要摆出姿态,却有剑芒在不经意间乍现。

        卫峻心头一惊,后退一步,提戟便绞。

        剑芒破碎之际,闻泉已贴身近前。

        灵活潇洒的剑法步步紧逼,绕着卫峻快速出手,丝毫不给他反手的余地,直叫人眼花缭乱。

        “给我滚!”

        卫峻长戟反挑,借势横扫,荡开了闻泉。

        他手握戟尾,趁势当头劈下,血红色的光芒激荡开来,石林中瞬间卷起飞沙走石。

        戟锋与剑锋交错,发出清脆的鸣音。

        烟尘渐散,闻泉竟硬抗这一戟。

        “该我了吧?”

        闻泉脸色略白,冲着卫峻咧嘴一笑,猛地发力震开长戟,步伐快若游龙,携剑凶威迫近。

        卫峻横戟挡在身前,两人面对面露出冷笑。

        只是在卫峻看不到地方,闻泉藏在身后的左手微微挪出,杀机陡现。

        “住手!”

        正在这时,石林中传来大喝。

        两人眉头一皱,各自发力退离开来。

        闻泉暗骂一声晦气,面色不善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两道人影眨眼睛间掠至面前。

        青年面如冠玉,白衣不沾尘,淡蓝色的玉佩垂落腰间,端的潇洒淡然,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

        在其身侧还有一位少女,身着碧色高腰襦裙,眉眼狭长,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冷傲之感。

        “原来是鎏金城的师兄师姐。”

        闻泉的目光在少年腰间顿了顿,脸上的杀意尽消,露出羞涩的笑容。

        “师兄不敢当,在下柯温纶,这位是我的师妹段茹雪。”

        青年笑着拱手:“此地诡异,在下二人一路至此,也是经历了诸多危险,不如我们一起结伴同行如何?”

        他摆出一副谦和的姿态:“方才贸然出声调和,还望二位见谅。”

        “没关系,我们也只是一时兴起,切磋一下而已。”

        卫峻持戟笑着还礼。

        闻泉也是点点头,丝毫没有不开心的意思。

        “那就好。”

        柯温纶松了一口气。

        四人相互交流了一阵,发现出现在此地的方向各不一样,但最终都走到了面前这漆黑山脉的附近。

        所以略一商量,都打算寻个入口,进山脉之中看一看。

        ……

        暗黑洞窟,血色妖异。

        阎天盛的视角在腥红的光芒下,随着山窟巨大的空间呈现出来,被无限的拉大。

        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尊难以言喻的巨大尸体。

        数丈之巨的嘴颚,满是鳞甲的面容,两根如鹿角般挺直的血角,以及整个与山体融合在一起的躯体。

        腥红的鳞甲与漆黑的山岩相互渲染,让人分不清是山还是妖兽。

        “这难道就是焰龙的尸体?”

        阎天盛心神巨震。

        他不是一个有巨物恐惧症的人,可看到如此具有冲击力的场景,还是让他的心绪难以平静。

        阎天盛不自觉的心生敬畏,小心翼翼的走到巨龙面前。

        他明明一米八几的身型,可在这巨大轮廓的面前,竟似乎还不如它的一根牙齿粗壮。

        “咦,他们怎么在那里?”

        阎天盛巡视一圈,见没有意外后,抬头看向面前的巨龙头颅,神情不禁微微一怔。

        方才离的太远看不清,如今站在巨龙跟前,他发现在头颅的顶上,有一块山体似乎是透明的。

        阎天盛能清楚的看到上面,有数道人影围在大坑附近。

        闻泉,卫峻,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人,四人在一起神情兴奋,指着大坑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他们看不到我?”

        阎天盛一愣,才发现端倪。

        正想着,又有几人先后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与卫峻走到一起,赫然是七里山的人。

        还有一位少女和其他两个一男一女站在一处,看来是鎏金城的亲传。

        最后进来的是陈芮欢和任虎。

        如此,除了阎天盛,和已经被他杀掉的乔天成外,此番进入焰龙血池的亲传已经全部到齐了。

        几人分立三处,不知道说着什么。

        任虎还从灵海中取出一枚色泽鲜艳的花束,得意洋洋的模样似是在炫耀自己的运气。

        七里山的后来者古阳,和鎏金城的段茹雪也不甘示弱,纷纷拿出一株长相奇怪的花草。

        一看就是出自这处秘境。

        三方商议许久,这才规划出一块地方,各自跃将进去。

        “这么说来,上面那个大坑,就是焰龙血池了?”

        阎天盛此刻也看明白了。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下往上看没有阻隔。

        只是他收回目光,看着眼前巨大的龙尸有些发懵:“那我面前的这个大家伙是怎么回事?”

        灵海中的江寿亭早就按捺不住,此刻竟自发的从阎天盛体内浮现出来,飘至巨龙的嘴颚之处。

        “我们进去?”

        阎天盛一愣。

        不过想到上面的几人,都已经开始吸收焰龙血池的精华,他也不再犹豫。

        只是他和江寿亭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在龙颚处撬开一条窄小的缝隙。

        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并没有腐烂的恶臭传出。

        “这条焰龙可是融合完成了人轮,早已经肉身无垢,怎么可能会有臭味?”

        江寿亭似是知道阎天盛心中所想,突兀的开口解惑,粗犷的声音比起上次来更流畅了不少。

        “你现在能正常交流了?”

        阎天盛瞪大好奇的眼睛。

        据说只有强大到极致的引灵物才能口吐人言,可他才只有府海境,引灵物怎么会交流呢?

        “多亏了此地。”

        江寿亭感慨。

        随后又出声催促:“一会再废话,我们先进去。”

        一人一灵连忙钻入,龙颚立刻闭合。

        龙口内,没有想象中的黑暗,而是有着淡淡的朦胧红芒,能让人看清内中的情形。

        这红芒与外面的猩红不同,带着一股天然的柔和感。

        “这里倒是和外面不同。”

        阎天盛微微开口。

        “焰龙主火,外面是他血气溢散所化,二者自然不同。”

        江寿亭耐心的解释,寻着通道深入。

        阎天盛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到了焰龙的腹部,一处鲜红的血池出现在面前。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郁的龙威,以及精纯的血气。

        “这是?”

        嗅上一口,阎天盛顿觉神清气爽。

        “这里才是焰龙真正的血池,乃是由精血所化。”

        江寿亭笑着说:“至于上面的血坑,不过是焰龙精气外散所化的东西而已,与此相比天差地别。”

        “那我们开始吧。”

        阎天盛迫不及待。

        江寿亭却是把他拦了下来:“不能下去,以你如今的体质,根本承受不住龙血精华。”

        阎天盛恍然。

        他盘膝而坐,唤出青铜鼎。

        青黄色的雾气缓缓弥漫开来,将阎天盛和江寿亭笼罩起来。

        血池里的精血似乎受到了牵引,投出一道血柱冲入青铜鼎,继而洒下点点鲜红的色泽,落入阎天盛和江寿亭的体内。

        血滴不过三分之一手指大小,落入阎天盛体内的一瞬间,仿佛有火焰燃烧起来。

        “这东西...也太痛了吧?”

        以他如今的体质,寻常火焰已然不惧,但此刻竟是疼的龇牙咧嘴。

        随着落在身上的血滴越多,阎天盛身上的痛楚越盛。

        短短数息时间,他已是脸色惨白。

        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火辣辣的灼烧感,仿佛是有人在生生剥下他的皮,意识都开始混沌。

        眼看着他就要坚持不住,体内忽然涌出一股清凉的气息,让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原来是江寿亭作为引灵物的提升,开始反馈本体。

        即便他没有身处灵海,依旧有效。

        随着时间的流逝,阎天盛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肉体,在一次次的痛楚下,正飞速的提升强度。

        原本略显臃肿的轮廓,开始变得流线型。

        少了些肌肉鼓胀的冲击,但多了些内敛和完美。

        修炼不觉,数日已过。

        当阎天盛醒来的时候,身上凶威颇重。

        在他身侧的江寿亭,也同时睁开眼睛。

        与阎天盛躯体的俊美不同,江寿亭给人的感觉越发的暴戾了。

        白面白须的脸,分明是一个亲和的中年老模样,但身上恐怖隆起的肌肉,实在叫人头皮发麻。

        好在阎天盛已经习惯了江寿亭的模样,并未觉得奇怪。

        而是体会着躯体里充斥着的强横力量,满意的露出笑容,轻轻握拳。

        “这便是纳灵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