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38:青铜鼎的神秘

038:青铜鼎的神秘

        灵海进一步扩大,体内的青黄雾气愈加浓郁。

        而纳灵境更为关键的,则是引灵者的依靠,为引灵物塑造根基,使得其拥有实体。

        就比如......

        此刻从旁缓缓站起的江寿亭。

        白面白须,白发翻飞,鼓胀的肌肉上青筋暴起,一条条清晰可见的血管筋脉,宛如虬龙般微微颤动。

        “我本以为这焰龙的精血只能让我塑造体骨,或者勉强完成血肉覆盖,没想到下面还有惊喜。”

        江寿亭粗犷的声音响起。

        阎天盛顺势看去:“是什么?”

        “灵龙骨!”

        江寿亭话音一落,直接跃入血池,完全沉入其中。

        阎天盛看着血池里微微掀起的涟漪,情绪沉静,淡然的目光陡然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约一刻钟之后,血池里“咕噜咕噜”的泛起了气泡。

        随着血池喷涌,江寿亭跃将而出,手里还提着一条通体晶莹,如水晶般完美无瑕的骨头。

        “龙骨!”

        阎天盛面露惊讶。

        这龙骨与外面所见的焰龙躯体一般无二,只是体形缩小了无数倍,只有丈余而已。

        只是这龙骨上所散发的气息,却是要更加恐怖。

        “这可不是一般的龙骨。”

        江寿亭把龙骨放到阎天盛面前:“焰龙陨落之后,躯体与地脉融合,龙骨成了地脉所蕴养的宝物,此为灵龙骨。”

        “不仅拥有焰龙的龙威和坚固,还拥有这条地脉的精华,可是真真正正的无价之宝,正好用来作为我的体骨。”

        说着江寿亭便把手放在了灵龙骨上,准备将其炼化。

        只是还未等他碰到,就被阎天盛伸手挡了下来。

        “怎么了?”

        江寿亭一愣,抬头看向阎天盛。

        却见他面色平静,目光直勾勾的对视而来:“与其他的引灵物相比,你似乎太通灵了一些。”

        两人相互对视,足足数息时间过去。

        江寿亭脸上的神情消失,缓缓站起身来:“你想说什么?”

        “虽然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多,但总归还有些常识,你的意志似乎过分自主了。”

        “你到底是谁?”

        阎天盛平静的道。

        即便面对的人比自己高出许多,气势丝毫不落下风。

        “我是江寿亭,也是你的引灵物。”

        江寿亭坦然的和他对视。

        阎天盛没有再问,就只是看着他,身上的气息逐渐攀升,或许是炼化了焰龙的缘故,体外多了些鲜红。

        “我的确是你的引灵物。”

        江寿亭见阎天盛不像是开玩笑,叹了口气继续道:“准确的来说,是你引灵物的衍生物。”

        “什么意思?”

        阎天盛皱起眉头。

        他知道有天赋异禀的引灵者,拥有伴生的引灵物,但引灵物的衍生物是什么东西?

        “因为主人的引灵物,根本就是一个世界啊。”

        江寿亭神情变得认真,连对阎天盛的称谓都发生了变化。

        但阎天盛此刻无暇在意这些,而是强压下心头的震颤追问:“说的清楚一些。”

        “主人的引灵物,其实从来都是青铜鼎。”

        江寿亭不再隐瞒:“只是这青铜鼎并非武器,而是熔炼世界的根基,我们都是它的衍生物。”

        “你们?”

        阎天盛心中一动:“还有宫千雪?”

        “不止。”

        江寿亭摇摇头:“只是具体还有谁,就连我也不知道,全在主人的一念之间。”

        “不要打哑谜。”

        阎天盛有些不耐烦。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只知道这么多。”

        江寿亭苦笑一声:“自从我诞生意识以来,就在混沌中度过,每日所做的事情就是强大自身,直到被主人唤醒。”

        “那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焰龙,还有精血池中的灵龙骨?”

        阎天盛紧皱着眉头。

        随着江寿亭的解释越详细,他心中的疑惑非但没有被解开,反而是越来越迷茫了。

        “我也不清楚,就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连我的名字,都是我自己想的。”

        江寿亭叹了口气,略作犹豫后,又沉声说道:“主人要是不相信我,或许可以试着将我抹去。”

        阎天盛闻言一怔。

        这焰龙体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冷了一些。

        良久之后,阎天盛才开口道:“好了,去吸收灵龙骨吧。”

        “真,真的?”

        江寿亭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眼睛里竟满含期待。

        直到看见阎天盛真的点头,他才欢喜的盘坐在灵龙骨前,青黄的色泽很快就将他们完全覆盖。

        阎天盛站在江寿亭的身后,看着他毫无防备的背影出神,目光最终还是平静下来。

        他招手唤来青铜鼎,再次仔细的打量。

        依旧是原来古朴的样子,不过鼎上的纹路清晰了一些,尤其是鼎足的位置,已经能看清第三足的轮廓了。

        “或许只有我进入青铜鼎中一探,才能知晓真相。”

        阎天盛回忆着江寿亭的话。

        疑惑的确更多了,却也帮他解惑不少。

        他查看灵海中依旧安静的宫千雪,还是没有任何破茧的迹象。

        阎天盛心生思虑:“她为什么对焰龙和灵龙骨没有反应?难道只是因为正处于蜕变的状态吗?”

        想起青铜鼎刚开始对白火的反应,以及宫千雪对万轮花的欢喜。

        阎天盛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又好像被一层薄膜阻挡,只需要一点契机戳破即可。

        但他始终想不明白。

        这时江寿亭成功的将灵龙骨融入体内,转移了阎天盛的注意力。

        “这么快?”

        阎天盛诧异的看向他。

        江寿亭老老实实的道:“我只是把灵龙骨收进体内了,具体炼化还需要很长时间。”

        阎天盛点头表示理解。

        他看向面前的精血池,唤来青铜鼎,尝试着将其收容。

        随着阎天盛的意念驱使,阵阵荒芜的气息随着青黄雾气弥漫开来,缓缓的笼罩了整个精血池,竟真的开始牵引起来。

        “不行,消耗太大了。”

        只是刚容纳进入不到三成,阎天盛的脸色就苍白起来。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吃不消,又断断续续的休息了数次,才勉强取走了七成精血,意识已经到了极限。

        正在这时,阎天盛脚下的焰龙躯体震颤起来,身体忽然感觉很不自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把自己挤出去。

        “看来是他们完成了焰龙血池的炼化。”

        阎天盛心中明悟。

        不再继续,他唤回了一旁的江寿亭,以及还在空中沉浮的青铜鼎,然后不再抵抗。

        随着眼前一花,鲜红的色泽被猩红所替代,然后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等阎天盛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脚下忽然脱力,差点跌倒在地,所幸被人一把扶起。

        “你怎么样?”

        耳畔传来关切的问候。

        阎天盛勉强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吴非皱眉的样子:“还好,我没事,只是有些脱力。”

        “先好好休息。”

        吴非亲自托起阎天盛去往木屋。

        陈志文又等了一会,陈芮欢和闻泉,以及任虎三人相继出现。

        他松了一口气,等三人适应之后问道:“你们没事吧?在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

        陈芮欢一脸茫然。

        闻泉左顾右盼,发现少了个人:“咦,阎师弟怎么不见了?难道他没有出来?”

        “难不成阎师弟死...留在里面了?”

        任虎下意识的开口,然后反应过来不对,又换了个说法。

        “阎天盛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陈志文听出了味道。

        “没有。”

        三人同时摇头。

        “你们将里面发生的事仔细说一遍。”

        吴非平静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他刚刚看过阎天盛,并没有被袭杀的痕迹,就是单纯的脱力。

        这才放下心,过来了解情况。

        闻泉三人不敢隐瞒,将各自一进入焰龙血池,再到遇到什么危险,以及最后聚到一起,进入血池炼化塑造根基的过程,都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没有丝毫的遗漏。

        “对了,除了阎师弟之外,七里山的乔天成也没有出现。”

        陈芮欢忽然开口道。

        “七里山?”

        吴非面色一寒,直接转身走向外面。

        陈志文见状脸色大变,连忙阻拦:“吴师兄不可,你冷静一点。”

        “现在还不能证明和七里山有关,再说阎师弟还没有醒来,等他醒来问清楚再说也不迟啊。”

        闻泉三人面面相觑,心中虽然有些猜测,可看吴非的反应,这才确定阎天盛是真的出了事。

        “吴非,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不等吴非给陈志文回应,长青宗府邸外便传来一声爆喝。

        看着吴非越发平静的神情,陈志文脸色陡然一变,连忙让开身形,再也不敢阻拦,只是心道:完了!

        吴非踏前一步,脚下忽地炸出一道紫色雷弧,身影瞬间消失在门外。

        陈志文连忙走出,闻泉三人紧跟其后。

        只看到狂暴恐怖的雷霆,在空中霸道的轰鸣开来,天色都在这一刻被渲染成了一片深紫。

        紧接着,一道青衣身影立于其中。

        周身缠绕着的紫色雷霆,进而化作一只十数丈之高的巨猿,巨猿手握雷霆,威风凛凛的仿佛一尊战神。

        刚刚还在叫嚣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此刻竟然有些惊恐的尖锐。

        “吴非,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