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39:你是在恐吓我?

039:你是在恐吓我?

        “站出来!”

        吴非平静的声音响彻焰龙城。

        恐怖的紫色雷霆在他身后张牙舞爪,巨猿的身影壮硕迫人,被他握着的雷霆似是想要挣脱束缚,暴躁的让人遍体生寒。

        “卧槽!这个疯子又开始了!”

        “赶紧,赶紧关门,你们要么出去,要么进来!”

        “已经几十年没见过吴非发飙了,上一次看到他这么愤怒还是上一次。”

        “这人特么敢捋吴非的胡须,不是傻子就是愣头青,等会没准连骨灰都给他扬了。”

        整个焰龙城的商铺疯了似的开始关门,不明真相的路人被拉进店里,众人纷纷躲在楼上,只敢打开一个缝隙偷看。

        集市中心的八角楼。

        在宝池林的顶层,一道姿容妖娆的身影坐在窗台,用纤纤玉手慵懒的撑着下巴观望。

        她不经意间勾勒出的绝美身材,只是看上一眼,就叫人血脉喷张。

        苏琉依纤薄的睫毛轻轻打颤,妩媚的眼睛里露出异色,朱红色的嘴唇轻轻张合,发出诱人的声音。

        “真不愧是长青宗的亲传呢,可惜了......”

        漫天紫雷之中,一道人影踏空浮现。

        仿佛是寻到了宣泄的目标,众多紫雷冲着人影轰然砸去。

        只是孙岩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芒,竟是将紫雷悉数阻挡在外,无法寸进分毫。

        “吴非你也太霸道了吧?”

        孙岩脸色难看:“你长青宗亲传阎天盛,在焰龙血池内斩杀我七里山亲传乔天成,难道不给个说法吗?”

        “乔天成死了?”

        吴非一怔,继而又恢复了平静:“口说无凭,拿出证据。”

        “我......”

        孙岩语气一滞,狠狠道:“你装什么?进入焰龙血池的亲传就那么几个,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出现,还要什么证据?让阎天盛出来对峙。”

        “没有证据就是诬陷。”

        吴非自然不可能让阎天盛露面。

        他此刻正在昏迷,只要这话说出去,就算乔天成的死与阎天盛没有关系也说不清了。

        “再者说,这世界危险重重,死一两个人有什么大不了?”

        吴非浑不在意道。

        他心中的气也消了一点,如果阎天盛的昏迷真是乔天成造成,那对方死了也算是死得其所。

        “你这是默认了,莫不是你要掀起与我七里山的冲突?”

        孙岩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你是在恐吓我?”

        吴非目光微寒,体外紫雷越发的暴躁:“莫不是你以为我吴非好欺负?非要把这屎盆子扣上来?”

        “也好......”

        “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斤两,敢与我如此说话?”

        他不给孙岩开口的机会,身后巨猿猛地握掌,漫天紫雷瞬间汇聚手心,化作一根雷棍砸向虚空。

        恐怖的雷暴发出轰鸣,众人的视野通通被紫色所覆盖。

        一道微弱的白芒在紫雷中迸发生机,堪堪撑起了方寸之地,隐约能看到有人影在其中抵抗。

        吴非眼眸微垂,紫雷凶威再提。

        眼看着孙岩就要支撑不住,紫雷中又有一团黑色的气息浮现,化作一朵丈余大小的莲花,盛开在雷霆之下。

        “佛心鬼莲。”

        吴非微微皱眉,目光看向远处:“骆子瑜,莫非你鎏金城也要横插一手?”

        “不敢与吴师兄交手。”

        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

        有人影在黑莲中显露身形,紫黑色的裙摆迎风轻摆,露出浑圆修长的玉腿,显现出曼妙的身姿。

        “只是些许误会,大家说开就好了,没必要在焰龙城中大打出手,伤及这些无辜的性命。”

        骆子瑜温婉的声音如淙淙流水,让人心神静谧。

        “没什么好说的,我长青宗还轮不到外人诬陷。”

        吴非语气生硬,根本不给她回旋的余地:“如果你非要插手,那便一起来好了,正好也让我见识见识佛心鬼莲的厉害。”

        说着,吴非垂在眼前的黑发,都开始出现微弱的紫色雷芒。

        “吴师兄说笑了。”

        骆子瑜面露忌惮,连忙开口:“我只是不忍大家伤了和气,没有和吴师兄交手的意思。”

        “师妹告辞了。”

        吴非一言不发,骆子瑜只好轻叹一声,向苏元明投去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被黑莲笼罩着离开。

        “我,是我冲动了。”

        眼看着吴非杀意渐浓,孙岩还是低头了。

        随着他艰难的声音传出,吴非压下的雷霆凶威终于淡了些,被收回到了巨猿的掌心。

        孙岩狼狈的姿态这才被众人看的清楚。

        他此刻已是披头散发,惨白的脸上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隐约还能看到铁青的样子。

        “以后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会丢性命的。”

        吴非平静的看了他一眼。

        孙岩咬牙,垂首道:“师兄教训的是。”

        言罢,他拱手离开。

        天边还有一道人影出现接应,正是七里山派来送卫峻等人的亲传孙元明。

        孙岩转身的一瞬,面色变得阴毒起来,宛如实质般的杀意,将他的眼睛都染成了血色。

        吴非没有理会他的情绪,转身收回了漫天紫雷,消失在了天空。

        焰龙城的商铺掌柜们,这才都松了一口气,将堵门的木板拿开,重新开门做生意。

        苏琉依粉嫩的舌尖抵着唇齿,发出啧啧轻叹。

        “吴师兄这也太猛了吧?”

        闻泉在庭院里看的热血沸腾,握紧了拳头一脸向往,恨不能自己也站上去大发神威。

        陈芮欢不说话,可眼中激荡的神情,昭示着不平静的心情。

        连任虎都攥紧了拳头。

        “那是当然了,你吴非师兄在三宗同辈中都属于佼佼者。”

        陈志文认可的点头,感慨道:“他在数年之前就已经达到了灵魄境,一般的宗门执事都比不过他。”

        末了又补充道:“今天这场面还是小意思,根本不是你吴师兄真正的实力,相比数十年前......”

        言至于此,他又停了下来。

        “数十年前怎么了?”

        闻泉连忙追问,陈芮欢和任虎两人都投来好奇的目光。

        “没什么,别问了,你们只需要知道你们吴师兄够厉害就行了。”

        陈志文打了个哈哈,显然不愿意多说。

        几人也是识趣,然后商量着一起去看看阎天盛的状态,算是生硬的转移了话题。

        木屋内,阎天盛静静的躺着。

        闻泉几人来的时候,吴非正坐在一旁。

        他们想上前说上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闭上了嘴。

        倒是任虎上前一步,从灵海里取出一朵血红色的花,不好意思的粗声问道:“吴师兄,这是我从焰龙血池里得到的花,想请你看看它有什么作用?”

        这是一朵通体血色的花。

        连花枝都是暗红色,有五片深红的花瓣向外舒展,内中还有十数条细长的花蕊。

        花蕊的顶端呈鲜红色,带着一点小小的鼓包,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芳香,不浓又很好闻。

        “这是血灵蕊。”

        吴非一眼就认了出来。

        陈志文继续道:“此花往往需要埋尸之地的血气供养,附近又要有大型的山脉灵地做肥料才能盛开。”

        “服用此花可以补充气血,亦能提升躯体强度。”

        “原来是这样。”

        任虎一脸欢喜。

        “你倒是运气好,不但进入了焰龙血池,又得到了这朵奇花。”陈志文拍拍他的肩膀笑道。

        “可惜了阎师弟,也不知道他在里面遭遇了什么。”

        任虎一脸惋惜道。

        “好了,让你阎师弟好好休息吧。”

        陈志文没让众人久留,和吴非提了一声,便带着离开了。

        “醒了就睁眼,在我面前还装睡。”

        吴非坐在一旁,看着床榻上的阎天盛目露异样,直到外面的脚步声消失,他才好笑道。

        “嘿嘿。”

        “我也是刚醒。”

        阎天盛听闻装不下去,干脆不好意思的睁开眼睛。

        他起身看向外面,又收回目光问道:“陈师兄是不是也发现了?”

        “你说呢?”

        吴非看着他,一脸认真:“说说你在焰龙血池的事情,七里山的乔天成......”

        “他是我杀的。”

        阎天盛没有隐瞒。

        方才吴非替自己出头的事,他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但的确是可以信任的人。

        阎天盛将自己在焰龙血池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只是隐瞒了最后看到焰龙尸骨,以及在焰龙体内炼化精血和取走灵龙骨的事情。

        “杀的好。”

        吴非没有责怪他,反而十分肯定道:“在外面就是要不择手段,为了活下去没什么错,更别说是遇到七里山的这群土匪了。”

        “他们就是全死了,也是死得其所,你这是为民除害。”

        “师兄,不用开导我,我没有心理负担。”

        阎天盛心里一阵温暖,哭笑不得的道。

        他知道吴非是故意这么说,就是担心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浅薄,被一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所束缚。

        “那就好。”

        吴非笑笑,也不出被识破目的的尴尬。

        提起阎天盛突破到纳灵境的事情,借口说他在里面找到了其他的机缘,所幸没有耽误。

        知道是秘密,吴非就没有追问。

        两人又聊了一会,吴非告辞离开。

        随后的日子没有什么意外,七里山和鎏金城的亲传相继离开,阎天盛等人也要踏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