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40:路遇

040:路遇

        破云舟上。

        阎天盛一行人迎风远行。

        焰龙城很快被云雾遮掩,消失在群山之中,隐约留下一团漆黑的阴影。

        阎天盛站在尾端眺望,依稀看到有一个黑点,静静的站在云层里,目送着他们离去。

        他明白,这是吴非在为自己保驾护航。

        “别看了,日后自有重逢之日。”

        陈志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阎天盛点点头,直到云层中的黑点消失,他才转身回到了破云舟内,听几人聊天。

        “焰龙血池不愧是三宗共同看守的秘境,此番收获不小。”

        “我已经完成了纳灵境的根基塑造,连引灵物都有了一些进化。”

        “大惊小怪,说的好像谁不是一样,这点提升都要拿出来说,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无相峰亲传的,莫非......闻泉你是走的后门?”

        “陈!芮!欢!我看你是皮痒了,是不是想挨收拾了?”

        “来,试试看。”

        “真以为我不敢?”

        ……

        破云舟上又开始斗嘴。

        从焰龙城修养到现在,他们几乎没有消停过。

        任虎捂着额头,干脆转身盘坐一旁,专心看外面的云卷云舒。

        陈志文也对自己这个族妹无语了。

        明明在家族的时候,冷的像个冰块,谁都和她聊不到几句。

        他原本想着来到长青宗会好一些,可现在哪里是好一些,干脆没完没了。

        阎天盛对这些倒是无所谓。

        可正在这时,他的眉头一动,脸上露出了一瞬微不可查的微妙神情。

        他感应到自己脑海里的青铜鼎,忽然平白无故的发出轻颤,些许共鸣引得灵海起伏。

        这种变化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又再次归于平静。

        阎天盛不露痕迹的坐在一旁,让几人以为也是懒得理会两人的争吵,并没有引起注意。

        他这才沉下心神,查看青铜鼎的异样。

        青铜鼎毫无征兆的轻颤并非是今天特有,在焰龙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随着时间的拉长越发明显。

        这显然是在提醒着阎天盛什么。

        在仔细的查看,和记忆进行对比之后,果然让他发现了不同。

        青铜鼎的第三尊鼎足,居然比前几天清晰了不少,上面的纹路即便模糊,却也能看清一部分了。

        相比江寿亭的纹路粗壮直观,宫千雪的纹路蜿蜒扭曲,第三尊鼎足就显得很古怪了。

        上面的线条没有完全连通,都是断断续续的样子。

        与其说是纹路,不如说是符号更合适一些。

        莫非是还没有完全显化?

        阎天盛想着江寿亭和宫千雪曾经鼎足的样子。

        不过他们那时候或许没有完全出现,却也有模模糊糊的轮廓,完全不像现在这种毫无痕迹。

        “你认识他吗?”

        阎天盛沉下心,在灵海里询问江寿亭。

        他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回禀主人,我虽然也是青铜鼎上的一部分,但对其他的存在并不知晓。”

        这个回答与之前在焰龙血池的说法一致。

        “那我需要怎么做才能唤醒他?”

        阎天盛又问道。

        江寿亭略微迟疑:“我们每一个的唤醒条件都不同,我也不知道他需要什么。”

        “不过主人可以试着从周围的环境入手,或许其中蕴藏契机。”

        “说了跟没说一样。”

        阎天盛暗自吐槽。

        江寿亭讪讪一笑。

        阎天盛懒得理他,注意力开始集中在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上,回忆到底有哪里不对劲。

        可思来想去,连一些细节都没有放过,他还是没有察觉到不同。

        那些发生的过往,每一个都是否合理。

        而带着审视的目光去看,每一个又似乎都有问题。

        “这个办法行不通。”

        阎天盛叹了口气,放弃了这条路。

        随后的几天,破云舟上开始无聊起来。

        不同于刚刚离开长青宗,那时候大家对外面都满是兴奋,看什么都觉得十分新奇。

        即便只是普通的山河,也看的津津有味。

        而现在,有的只是枯燥。

        所幸还可以修炼,稍微稳固一下境界,熟悉纳灵境的玄妙,不至于耐不住寂寞。

        阎天盛也正好借此继续探寻着第三尊鼎足的秘密。

        “咦,下面似乎在发生战斗?”

        这一天,陈芮欢起来舒展腰身,习惯性的探头看向云层下面,却发现了不少黑点。

        不禁眼睛一亮,找起了乐子。

        闻泉也闻声赶来:“还真是,怎么看上去乱糟糟的像是混战啊?”

        “要不就是争夺宝物,要不就是争端仇杀,这有什么意思。”任虎嘴上这么说,身体倒是很诚实,分明站在一旁没有离开的意思。

        阎天盛寻不到鼎足的头绪,干脆也起身放松放松。

        只是这一看,他脑海里沉寂了几天的青铜鼎,再次发出了阵阵轻颤,而且比前几次的反应都要更强。

        莫非契机就在下面?

        阎天盛心中一动,眼中露出异样。

        看着陈志文平静的面容,显然不打算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他想了想出声道:“陈师兄,下面似乎是我长青宗的弟子?”

        “你怎么知道?”

        陈志文诧异的看过来。

        长青宗的弟子太多了,而他作为亲传的身份,和普通弟子几乎没有交集。

        再说下面的引灵者身上,又没有带证明长青宗身份的令牌,这也是他没有理会的原因。

        “我刚入宗时在门内闲逛,见过其中几人。”

        阎天盛皱起眉头,一脸疑惑的指着下面:“只是那时候他们还是好友,现在怎么会对自己人动手?”

        “财帛动人心,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任虎耸耸肩,对阎天盛的说法抱有无所谓的态度。

        “那就下去看看。”

        陈志文还是随了阎天盛的想法。

        长青宗不是一个对门下弟子,有所谓道德约束的宗门,否则也不会放任擂台上死人了。

        他做出这个决定,纯粹是因为阎天盛。

        以前陈志文可以不把阎天盛当回事,用小辈的身份看待即可,但现在有吴非的面子在,下去看看又不会耽搁什么事。

        闻泉和陈芮欢三人没什么意见,反正路上无聊的厉害,就当寻个乐子放松一下了。

        随着破云舟的落下,阎天盛几人也看清了场中的情况。

        “他们的状态似乎不太对劲。”

        闻泉皱起眉头,看出了情况有问题。

        自相残杀也好,为利翻脸也罢,总不能看到有人靠近,都还各忙各的,根本置之不理吧?

        没有一点点自我保护的警惕心,这可能吗?

        “他们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操控了?”

        陈芮欢分析道。

        “如果是被操控,不会两眼无神,瞳孔黯淡。”

        陈志文却是否定了她的想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中了某种剧毒,意识被完全侵害,如今只剩下了战斗的本能。”

        说着他从破云舟上一跃而下。

        附近一位引灵者似乎是察觉到了陈志文,身形僵了僵,立刻转头向他冲了过去。

        陈志文体内散发出阵阵寒息,引灵者的身上覆盖着洁白的冰晶,然后肢体开始变得僵硬,直到被完全冻结在原地,动弹不得。

        阎天盛几人纷纷从破云舟上下来,上前观察被陈志文冻住的引灵者。

        “还真是,他似乎真的没有思想。”

        陈芮欢伸手在引灵者面前摆了摆,对方完全没有反应。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泉皱眉道。

        阎天盛脚下一顿,脑海中的青铜鼎颤的动静越来越大了。

        第三尊鼎足上也出现了与江寿亭和宫千雪一样的渴望,直指此山深处,看来契机就在里面。

        他心中一动,走上前去。

        “我似乎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什么地方?”

        阎天盛灵光一闪,出声道:“这里是溪台山,我记得宗门内的悬赏台上有相关的任务。”

        “任务说明上有写,这地方出现怪事,有路过的人住上一晚,睡着睡着就醒不过来,甚至死去数月还保持着栩栩如生的状态。”

        “不对啊。”

        闻泉凑上前来,指着前面还在相互交手的几人道:“他们哪里有睡着的样子?”

        “不过他们身上也没有受伤不是吗?”

        陈志文若有所思道。

        “陈师兄的意思是脱力而亡?”

        阎天盛揣测道。

        “有这个可能。”

        陈志文想了想到:“或许是这溪台山中,有某种容易让人陷入幻觉的毒物,他们不知不觉下中了招,这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要进去看看吗?”

        阎天盛抬头看向陈志文。

        陈志文笑笑开口道:“我们去看看,顺手取点任务积分,算是一点额外的报酬了。”

        一行人把失去了意识的长青宗弟子绑在一起,任由他们发力挣扎,然后往深山里走去。

        越是深入山中,阎天盛脑海中的青铜鼎反应就越大,这让他越发的期待了。

        同时心里也多了些猜测。

        不多时,几人来到一个岔路口,都不需要观察,每一条上都有一些人经常走动的痕迹

        “我们现在怎么办?”

        闻泉和陈芮欢看向陈志文。

        他提议道:“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吧,切记不要走的太快,时刻注意四周的动静。”

        “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千万不要逞强,先退回来再从长计议。”

        几人应了一声,各自选了个方向深入。

        阎天盛所去的,正是青铜鼎的鼎足,发出渴望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