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43:众生众相,而我无相

043:众生众相,而我无相

        “臭小子,还想贪墨我的东西?”

        张和云一眼撇过阎天盛的背影,目光再次落到玉佩之上,神情里多了一些对过往的回忆和伤感。

        连阎天盛送软甲过来,他都没有兴趣理会,只让放在桌上就摆摆手,随便打发离开了。

        从木屋里出来,阎天盛在灵墟峰上转了转。

        几个小院都是空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柯庄和唐思漫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一直都不见人影。

        反倒是一直被人说起时常闭关的张和云,常常能看到他坐在屋里喝茶下棋,即便他根本不会下棋。

        至少在阎天盛看来是这样。

        想起这次外出匮乏的知识储备,他最终还是没有回木屋苦修,而是前往宗门内的藏书阁。

        这是宗门重地,据说囊括了天尘大陆大多数的信息。

        其中有各大宗门的介绍,以及各种禁地秘境,和奇珍异草等等的收录,甚至连一些强大引灵者的引灵物都有记录。

        藏书阁位于长青宗中间靠后的位置,站在宗门大殿的广场上,就可以看到高耸的塔楼。

        其他几个方位都是长老所在的山峰。

        即便出事,不管任何一人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前来支援。

        塔楼上的琉璃瓦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几个飞檐上吊挂着银白色的惊鸟铃,随风响起清脆的声音。

        阎天盛站在藏书阁前,看到不少宗门弟子来来往往。

        众弟子当面看到他腰间亲传弟子的玉佩,都纷纷行礼,不敢拦路。

        他以为会遇到什么不长眼的人跳出来拦路讥讽,然后顺势开启一段装逼打脸的剧情,结果发现根本不存在。

        这些人都不是傻子蠢货,在这没有规则的世界里,弱者挑衅强者的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死。

        没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进入藏书阁,内中大致分为五层,每层分别对应放置着,供不同层次弟子查看的内容。

        当然,查看需要积分点。

        如果你有足够的积分和实力,那么想看上面的东西也可以。

        阎天盛作为亲传弟子,可积分点并没有多少,好在他查看的只是天尘大陆的基本信息,以他的身份不需要开支。

        不过需要记录。

        一进门正前方有一处柜台,里面坐着一位身材曼妙的少女,长着细细弯弯的柳叶眉,映衬着她的桃花眼格外勾人。

        看到阎天盛进来,少女眼睛一亮。

        她一眼就看到了阎天盛腰间的玉佩,态度从面对其他人的敷衍,立刻热情恭敬起来。

        “阎师兄,您是要上三层吗?”

        “不用,有关天尘大陆的信息收录在哪里?”

        阎天盛把自己的令牌递过去。

        少女恭敬的捧在手心,在一旁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圆球上轻轻一碰道:“在一层右面,需要我带您去吗?”

        “不用了。”

        接过令牌挂好,阎天盛直接转身离开。

        少女一点没觉得他不礼貌,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沿着少女说的方向走去,阎天盛很快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

        与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的确算得上是冷清,只有寥寥一两个人在认真翻阅。

        许是察觉到有人靠近,都诧异的抬头看过来,点头打过招呼后,又收回目光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阎天盛没有理会,自顾自的寻找自己想看的书。

        他发现即便这里光顾的人不多,书架上也没有落下灰尘,各种书籍都整整齐齐的分好类,摆放在各自的位置。

        阎天盛取出一本天尘大陆的基本收录,上面详细说了有关天尘大陆的历史和广阔。

        旁边的书则是对地理位置的介绍,还有长青宗周边的信息整理。

        一直到看完了天尘大陆所有宗门的简介,以及各种奇花异草的记录,还有各宗门强者的引灵物,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前两个几乎没有大的改变,最后一个却是仅供参考。

        想想也是,随着引灵者的不断提升,引灵物也会跟着进化,甚至有人还会进行伪装,故意迷惑对方。

        如果真要拿这个情报去对付别人,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将这些信息都记在心里,阎天盛离开了藏书阁。

        往灵墟峰走的时候,他看到有不少弟子急匆匆的快速掠出。

        听到别人交谈才知道,原来是宗门派遣昊阳峰的亲传,去处理溪台山上的收尾工作了。

        包括他随口编的神秘人,也在这些弟子的议论声中。

        阎天盛没有理会,脸上忽然一喜,脚步也跟着加快。

        他径直回到自己的木屋,然后沉下心神,连忙在灵海中观察宫千雪所化的彩色光团。

        相比一开始的七彩斑斓,如今色泽越发艳丽,只是上面多了些细微的裂痕。

        随着轻微的“咔咔咔”声响起,裂痕还在不断的增多。

        隐约能看到光团里有身影在动,像是在舒展适应新的身躯,又好像还处于懵懂的认知状态。

        江寿亭盘在坐在灵海上方,如今也睁眼看了过来。

        至于月如素,却是用灵海幻化成一个宽大的座椅,慵懒的靠在上面,紫黑色的烟尘双翅,如皮貂般遮住傲人的身材。

        淡紫色的眼睛水润的好似会说话,给人一种高贵的优雅气息。

        素白的长裙下,双腿交叠的翘着,可惜细长尖锐的脚爪,给人一种古怪的异样感。

        阎天盛沉下心,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彩色光团内的身影向上一推,满是密密麻麻裂痕的表面上顿时被撑开了一个碎片。

        碎片刚要往下掉落,就化作一团七色烟尘,流向了光团之中。

        这像是一个信号,以碎片破裂的地方为中心,开始一圈一圈的雾化,将光团内部完整的笼罩起来。

        随着雾团下方的轻轻翻涌,一条长满青色鳞甲的尾巴露了出来。

        蛇尾随意的驱散雾团,或大多呈漩涡状汇聚,一道穿着碧色长裙的身影完全出现在灵海。

        翠衣清雅,宫腰纤细,玉颈下是一片雪白,碧色的吊坠更是沉入深不见底的峰峦之间。

        她的双目被一条白色的布遮挡着,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不多不少,温婉雅致。

        乌黑的长发被头饰高高盘起,几支步摇轻轻的垂着旁边,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不过仔细去看,会发现双耳上垂着两条小蛇,平添了几分神秘。

        “主人。”

        宫千雪微微扭转面容。

        “你是宫千雪?”

        阎天盛有些迟疑。

        他看不到宫千雪的眼睛,却能感觉到对方正在注视着自己。

        只是这二者间的形象差别太大了些。

        吞噬万轮花前是一条可爱的小青蛇,如今却成了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就是翠裙后的尾巴是怎么回事?

        “是,这是我化形后的样子。”

        宫千雪如实应道。

        阎天盛一愣,这意思就是以后都确定是这样不变了吗?

        他转而问道:“你的能力是什么?”

        江寿亭给了他强横无匹的肉身,月如素给了他无惧万毒的体质,他有点好奇宫千雪的反馈了。

        按照月如素的说法,他猜测应该与意识有关。

        “无相。”

        宫千雪温柔的声音,像是夏日林中的一汪清泉:“众生众相,而我无相,以后主人将不会被心魔所伤,亦不会被幻境所困。”

        “即便有意识伤害,也不会对主人造成麻烦,除非对方强出主人太多。”

        “这......”

        阎天盛瞪着眼睛,心中涌起了浪潮。

        即便他有所猜测,竟然还是保守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似乎他都可以说是无敌了?

        寻常人的纳灵境只有一个引灵物,而且进化的方向选择也是有限。

        可阎天盛倒好,如今三个引灵物不说,成长的路线已经包含了大多的可能,简直无懈可击。

        只是可惜的是,这三个能力不能同时暴露在众人眼前,很多时候会极大程度的限制他的实力。

        不过没关系,能自保就好。

        活下去才有未来。

        阎天盛回过神,压下心中的情绪。

        再次唤起青铜鼎,查看它是否再次出现不一样的东西。

        最直观的方面,就是三尊鼎足上面的纹路已经变得清晰,各自的名字都刻画在上面。

        那种青铜鼎自带的苍茫,以及悠远荒芜的感觉更厚重了。

        仿佛有种遥远的声音,在呼唤他靠近。

        似是被青铜鼎所影响,灵海中开始弥漫起青黄色的雾气,连着江寿亭三人都被笼罩起来。

        阎天盛此刻已经闭起了眼睛,整个沉浸在了这玄妙的环境中,三种不同的色泽从月如素三人体内溢散,逐渐融入。

        “这是哪里?”

        仿佛是在迷雾中行走,阎天盛察觉不到周围任何东西的存在,却给他一股淡淡的熟悉感。

        “天罪手?”

        阎天盛想起自己观望江寿亭领悟天罪手的画面,除了脚下没有悬崖峭壁,与这里很像。

        他耐着性子行走探索,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似乎自己一直都在原地。

        没有天空大地,没有草木花朵,没有飞禽走兽......

        这里只有他一人。

        阎天盛伸手想拨开面前的薄雾,却发现它只会跟着自己的手飘浮,而方才的位置又有新的雾气填补。

        没等他继续想办法,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

        下一刻就陷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