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49:掌控

049:掌控

        夜色如水,江河汇聚。

        顺着挺立延伸出来的山岩下方,九条大河汇聚于此,顺着地下河缓缓流淌进去。

        洒落在水面上的点点银沙,被突出来的山石遮挡,仿佛被这幽深的山洞给吞噬了一般。

        偶尔响起的声声虫鸣,不知何时渐渐安静起来。

        潺潺流淌的水声,似乎多了些不合时宜的摆动,隐约能看到几条漆黑的身影潜在水中,顺着河水一闪而逝。

        水流深处的地下,是一处宽阔的地下石窟。

        内中空间泛着粼粼白光,并不算太黑,隐约能看到山洞顶端垂下的钟乳石,融合着不同的色泽。

        石窟中心是一处水潭,汇聚而来的九江水会在这里融为一体,然后涌入山体之外大海。

        水潭的四面八方,各自矗立着一根挺直的钟乳石。

        随着水面泛起鳞光,一条漆黑的身影从水中冒出头,顺着钟乳石旋转着盘了上去。

        蛇首回视,扁平的头顶两侧,长着两道向后凸起的肉棱,给人一种凶戾的感觉。

        它吐着蛇信,发出“嘶嘶嘶”的尖锐声音。

        不多时,四周又有两处荡起水波,一条水蓝色的大蛇,与一条淡绿色的大蛇相继出现。

        三者相互对视一眼,齐齐向着几个方向看去。

        终于又有四处冒出了蛇头,吐着信子攀上各自的钟乳石,本就冰凉的石窟温度瞬间冷了一些。

        七条大蛇不能说话,只能不断吐着蛇信,发出“嘶嘶嘶”的尖锐声音,在这幽暗的环境里,实在有些诡异。

        “这种能把人憋死的环境,实在没办法躲藏啊。”

        这时,石窟里凭空出现一道无奈的叹息。

        “嘶嘶...”

        霎时间,七条大蛇都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去看。

        在这幽暗的环境里,阎天盛的声音即便已经很小了,可依旧如同一声炸雷般惊悚。

        靠近入口的空地上,阎天盛和江十二的身影显露出来,在水波的映射下十分突兀。

        蛇窟里多出了两个人,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七条大蛇冷眸凝视,时而相互警惕,不知在交流着什么。

        也有几条微微张着嘴,隐约有些错愕,似是在说什么情况,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

        不是阎天盛非要打草惊蛇,故意暴露,实在是忍不住了。

        阎天盛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可躲在暗中听了半天嘶嘶嘶的声音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让人牙酸的声音,不断折磨着他的耳朵,不耐烦的燥恶感甚至让他压抑不住心中的杀机。

        “好了,我没兴趣和你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大家还是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吧。”

        阎天盛话音一落,最开始出现的水蓝色大蛇骤然窜出。

        不过不是冲向阎天盛,而是没入水中,向着石窟外面跑去,很没骨气的就要逃命。

        只是它的速度很快,一道更快的黑影从石窟顶端飞掠而下,尖锐的利爪精准的抓住了刚刚没入水中的蛇尾,被一把揪了起来。

        水蓝色的大蛇疯狂挣扎,回首猛地吐出一口水箭,尽都被拍打的紫黑翅膀悉数击散。

        它在空中做不出反击,不禁气恼自己的体形太长,竟要害死自己。

        “嘻嘻,真是调皮,主人没说离开,你也敢走?”

        月如素脚爪用力一甩,翅膀向着反方向一震,伸出双手一把按在大蛇的头上,巨大的力道将它从空中压到地面。

        首尾纠缠在一起,做不出反抗。

        与此同时,前几天便被阎天盛降服的四条大蛇,像是得到了信号,不约而同的齐齐出手。

        它们两两相隔,正好将剩余两条大蛇围在中间。

        猝不及防之下,这场争端没有丝毫意外。

        倒是那条黑色的大蛇有点能耐,以一敌二也根本不落下风,最后还是宫千雪出手将他压制。

        把三条大蛇捆绑好扔在一旁,阎天盛这才打量着石窟,好奇的问:“地灵水精在哪里?”

        青冥蟒等四条大蛇连忙上前,像是献殷勤一样不断吐着蛇信子。

        江十二从旁说道:“它们说地灵水精就在这水潭里,正在受地脉和水华的孕育成长。”

        “下去看看。”

        阎天盛来了兴趣,带着江十二跃入水中。

        水潭很深,没有水源又显幽暗,好在没有什么沉浮的微粒,看起来倒还算是干净。

        刚进去一会儿,阎天盛就感觉到了一阵清爽的气息。

        在水下中间的位置,他看到了一枚大约半人大小,悬浮在水中的橙黄色水晶一样的物什。

        不过并非内外通透,细细看去,里面还有些交织在一起的丝状物,橙黄色就是由此而来。

        阎天盛细细感应,青铜鼎的确有反馈,但这种感觉很微弱,丝毫比不过江寿亭三人。

        一旁的江十二却是满脸激动,他在这地灵水精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其亲近的气息。

        这还是它没有完全孕育成功的反应。

        他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只要炼化了地灵水精,通灵玉定会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进化,甚至远超自己的期望。

        不过阎天盛没有开口,他也没有选择多嘴请求,十分识趣的强压下了心头的念想。

        两人从水中出来。

        宫千雪和月如素好奇的走过来:“主人,地灵水精如何?”

        “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丝毫不比焰龙血池来的差。”阎天盛如实说道。

        他目光看向面前的七条蛇,开始打算如何处置它们。

        似是察觉到了阎天盛的想法,它们连忙发出乞求,又开始疯狂的吐起了蛇信子。

        “主人,要不就把它们都留下吧?”

        这时,江十二忽然开口。

        阎天盛侧目看去:“说说你的想法。”

        “地灵水精的成熟期尚未到来,此地还是保持原状的好。”

        江十二低头认真道:“而且它们在这里生活已久,又有众多的蛇群部署,很适合全面掌控。”

        “你指的全面掌控,是被我们轻而易举的拿下吗?”月如素妩媚的声音忽然响起,却是丝毫不给江十二留半点颜面。

        “仅仅只有主人而已,其他人即便能做到,也不会如此悄无声息。”

        江十二不慌不忙:“还有,日后主人回到长青宗,正好可以用这些蛇来与我发布命令。”

        “许多引灵者都有饲养妖兽灵宠的习惯,而蛇类正好容易受宫大人掌控。”

        “有点道理。”

        阎天盛略作思考,还是认可了江十二的想法。

        宫千雪得到授意,让这七条大蛇吐出自己的引灵物,都是如它们自己类似的迷你小蛇。

        宫千雪是纯粹的意识,对灵魂灵体有着特别的压制。

        引灵物是引灵者乃至妖兽的根本,更是它们意识融合的媒介,没有人能逃过引灵物破碎带来的后果。

        意识崩碎,即便活着,又与死人何异?

        让宫千雪帮七条蛇加深了一下灵魂痛楚的印象,叮嘱各行其是后,便放它们各自离开了。

        不多时,一条通体雪白的小蛇从水中小心翼翼的冒头爬上来,畏畏缩缩的不敢靠近。

        “那青冥蟒倒是会选。”

        阎天盛一看乐了。

        饶是以他的眼界看去,也觉得这蛇有些可爱,正好作为江十二的妖宠,随他一起返回长青宗。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还是要先去一趟泰安城。

        紫霞聚日,晨光漫漫。

        阎天盛坐在裂空鹰的背上,江十二则是恭敬的站在后面,小白蛇被他藏在长袖之中。

        随着太阳升起,泰安城的轮廓已经出现在面前。

        “稍后进去不要把姿态放得太低,寻常一些就好。”

        眼看着裂空鹰就要落下,阎天盛轻声对江十二叮嘱了一声,不管怎么说,总之小心无大错。

        “天上!娘亲,天上有大鸟落下来了......”

        “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鹰?快,快躲起来不要出来!”

        “看那大鹰飞去的方向,莫不是要去阎家府邸?”

        “咦,鹰背上还有人,难道是阎家的少爷回来了?”

        ……

        随着泰安城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多,阎家的人终于被惊动,纷纷从门内走出观看。

        裂空鹰的体形不小,阎天盛让它在外面等自己,他则是带着江十二从空中一跃而下。

        两人落在阎家门前,突如其来的身影把众人吓个不轻。

        可看到阎天盛的面容后,他们脸上终于露出惊喜。

        “少爷!”

        “是少爷回来了!!”

        门口的护卫连忙大叫起来,向着阎家府邸里面跑去。

        街道上有行人看来,却都不敢靠近。

        毕竟此刻的阎天盛在他们的眼里,那就与传说中的仙人无异,可不是凡夫俗子能冒犯的存在。

        “儿子!儿子你在哪?”

        “夫人慢点,你慢点跑,不要着急!”

        阎天盛刚走进府中几步,就听到里面传出急匆匆的脚步,还有略微发颤的惊喜声音。

        他举目看去,走廊上几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向自己走来。

        陆信老态的脸上皱纹更多了,小方怡的目光远远就落在阎天盛的身上,要不是前面还有阎世和张娴,她的眼睛恐怕都黏着下不来了。

        阎世没太大变化,就是少了些往日沉稳的样子。

        最关键的还是阎天盛的母亲张娴,几个月前还正常的身材,如今居然隆起了小腹。

        “爹,娘,你们这是?”

        阎天盛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