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50:墟

050:墟

        直到坐在厅堂里。

        看着阎世再次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张娴坐在一旁抚摸着肚子,一脸红光满面的幸福模样,阎天盛都还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爹,你这......”

        阎天盛忍不住开口。

        “闭嘴,这还当着人呢。”

        阎世瞪了阎天盛一眼,给江十二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

        江十二强忍着尴尬,淡笑着道:“伯父不必见外,承蒙阎师兄关照,我们关系很好,不是外人。”

        “如此甚好。”

        阎世笑眯眯的点头。

        看着张娴鼓起的肚子,阎天盛有些无奈。

        他只是随便说说,谁知道阎世竟然当真了?

        不过木已成舟,再说什么也都无济于事了。

        几人交谈几句后,阎天盛安排下人送江十二去休息,自己则留在这里和家人叙旧。

        “让娘好好看看。”

        张娴在方怡的搀扶下起身,摸着阎天盛的胳膊轻叹:“我儿在外吃苦了,这几个月都瘦了这么多。”

        “他哪里瘦了?”

        阎世忍不住道。

        他盯着阎天盛被张娴撸起袖子的胳膊瞪眼。

        阎天盛胳膊上的肉是没长多少,但肌肉可不是假的,跟以前细胳膊细腿完全不同。

        “你们这几个月还好吧?”

        阎天盛转移话题问道。

        “挺好。”

        张娴柔声道。

        阎世从旁补充:“大约一个月前,长青宗有人来过泰安城,当着全城人的面宣告你成为长青宗亲传的事情。”

        “如今在泰安城内,已经没有人敢与我们叫板了。”

        说起这件事,阎世就忍不住笑眯眯的摸起了自己的小胡子。

        自己的儿子有了出息,他能跟着水涨船高,而且还在全城人面前露了脸,当老子的脸上有光。

        “这样啊。”

        阎天盛心中了然。

        算算时间,大约正是他打完擂台的时候,想必也是宗门给弟子准备的一点小福利。

        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对长青宗没有太大的影响。

        而长青宗要的,就是他能记住现在的一点好就行。

        “你们爷俩聊,我去看看后面给你准备的饭菜怎么样了。”张娴摸了摸阎天盛的脑袋,和方怡一起出门离开。

        现在没了外人,阎天盛坐在椅子上看向阎世。

        “看什么看?”

        似是做贼心虚,他板着脸率先发难:“怎么?难不成你翅膀硬了,还想教训你爹了?”

        “不敢。”

        阎天盛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阎世缓和下情绪,声音平静道:“以前没想着你会踏入修炼这条路,便没想着再给你要个弟弟或者妹妹。”

        “但这条路凶险万分,万一你在外面出个什么意外回不来了,阎家总得有个传承不是?”

        阎天盛心绪逐渐平静。

        他知道阎世的想法没错,家族香火是谁也无法割舍的情结。

        莫名的,阎天盛忽然生出一种与家族疏远了的感觉,二者之间似乎多了一道看不见的隔阂。

        他明白,这就是引灵者和凡俗的区别。

        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阎天盛心中轻叹,没有再多说。

        饭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

        至少表面上大家都是一副笑意盎然的样子,交杯换盏好不热闹。

        外面来了不少想要求见阎天盛的人,都听说他回来了,纷纷上门送礼,只求结一点善缘。

        阎天盛没有理会,有陆信处理就好了。

        饭后,回到那个熟悉的小院,阎天盛一时竟有些怀念,感觉好像已经离开了很久。

        想着方才外面拜见的人,他也不打算出去。

        坐在石椅上,看院中的景象,与离开前没有什么区别,想必是方怡时常来打扫的吧。

        傍晚,方怡兴冲冲的拿着一壶和溪酿,踩着小碎步到阎天盛的小院外,满脸羞怯的轻轻叩门。

        安静的环境下,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的好似要从胸口里蹦出来。

        只是良久,她都没有听到可以进去的允许。

        略作犹豫,方怡推开门,却见院中空无一人。

        她目光一怔,下意识的走到石桌前,看着漆黑的屋舍,怔怔的坐在石椅上,神情变得黯淡。

        空气里依稀还有熟悉的味道,可惜随着夜风渐渐飘远,和溪酿的酒香却变得浓郁许多。

        夜里,阎天盛平静的走在树林中。

        本是兴致勃勃的回乡探亲,此刻却多了些上一世分别的滋味,让他心里有些发堵。

        “江十二,你说什么是家人?”

        阎天盛抬头,秋日的树枝上已经没几片枯黄的叶子了,枝头却好像挂着满天繁星。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终日与兽为伍。”

        身后传来江十二平静的声音,他微微说道:“累了睡在废墟的破庙里,饿了吃所有能吃的东西。”

        “庙里有个老乞丐,屋顶再一次风雪中被压塌,我从他怀里爬出来的时候,他身子都僵直了。”

        “那片废墟里的乞丐就是我的家人。”

        “是吗?”

        阎天盛向深处走去,声音从黑暗中传出:“即便残破不堪,也能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啊。”

        “既然如此,以后你就以墟的名义做事吧。”

        “墟...吗?”

        江十二看着前方,随后只身投入黑暗。

        ……

        回到长青宗。

        阎天盛径直前往灵墟峰,至于清除任务的事情,自然是交给江十二。

        路过张和云的木屋小院,篱笆门和屋门都是紧闭着的,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去找地方闭关了。

        阎天盛没想那么多,不过没走出几步,却看到两个难得一见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正是许久不见的唐思漫和柯庄。

        “唐师姐,柯......”

        阎天盛上前问安。

        只是说到柯庄的时候,被他笑着出声打断:“以后别叫我柯叔叔了,叫柯师兄更合适一些。”

        “柯师兄。”

        阎天盛点头道。

        “你这是刚做完任务回来吗?”唐思漫笑着问。

        “是,正好有需要的材料,就出去走了一趟。”

        阎天盛看着山峰上的落叶,老老实实的说道:“不过没想到这一来一回,长青宗已是深秋了。”

        “修行不知岁月,你以后就习惯了。”

        柯庄轻声说道。

        唐思漫笑着问:“你还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或许师兄师姐这里有呢,省的你再出去找。”

        “暂时不缺了。”

        阎天盛摇摇头。

        江寿亭的灵龙骨和焰龙精血,大概足够成功塑造身躯。

        此次外出得到了宁神花和天蝉莲,宫千雪的塑体之物也差不多了。

        只有月如素还少了一些毒,可这种事并不能拿出来说。

        “那就好,如果有需要就找我们好了。”

        唐思漫说着轻轻抬手,腰间的亲传令掠出一道金芒,没入阎天盛的亲传弟子令中。

        柯庄也是如此。

        她笑道:“现在你的亲传弟子令上有我们的精气,需要什么的时候,或者在外遇到了危险,都可以传信给我们。”

        “明白,多谢师兄师姐。”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唐思漫不在意的摆摆手。

        三人聊了一会相互告辞。

        阎天盛看着柯庄和唐思漫一起结伴离开的背影,心中忽然生出些古怪的感觉:“这两人的距离似乎更进了点。”

        关键在于唐思漫对柯庄的态度,已经不是刚开始回来的那种暴力了。

        不再多想,阎天盛回到木屋。

        取出得到的宁神花和天蝉莲,顺便唤出了休息的宫千雪。

        万轮花的作用不小,不过如今差不多已经吸收完了,也该继续提升一下了。

        不再犹豫,阎天盛直接把宁神花递给宫千雪,她轻轻张口一吸,花便被她吞了进去。

        步摇微微晃动,被蒙住眼睛的白布也轻轻飘浮,一股宁静之感自她体内散发出来。

        阎天盛的心情也变得平和。

        宫千雪扭动着身子,乖巧的盘在阎天盛的旁边,二者的气息开始交互,然后缓缓相融。

        修行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情。

        足足用了二十天的时间,宫千雪终于完成了肉身的铸造,已经不再是看到的虚幻模样了。

        躯体的细节更是按照她内心所想的模样,完美的具现出来。

        随后就是皮肤的完善了,好在有天蝉莲的存在。

        不过在此之前,阎天盛担心肉体太弱无法承载太强的意识,所以还要先完成江寿亭的体骨塑造。

        灵龙骨不同于万轮花,它蕴含着极其庞大的能量。

        自从焰龙血池回来至今,二者都在潜移默化的适应,可现在还差了大概一半的进程。

        毕竟人的骨头太多了,灵龙骨的层次又高,想快也没法快。

        秋去冬至。

        漫山的枯黄树叶已经干裂,预示着年末将至的第一场雪,悄然洒向了大地,世界一片银装素裹的样子。

        阎天盛依旧沉浸在修炼之中,只因灵龙骨的融合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他的骨头已经做了重新强化。

        随着空中象征灵龙骨的最后一片星芒,缓缓的被牵引涌入阎天盛的体内,灵龙骨忽然传出一道悠远的龙吟,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灵龙骨完全消失的同时,一股磅礴的力量从阎天盛体内迸发出来,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带着股淡淡的龙威。

        他甚至能感受到每一寸骨头的存在。

        只是当他使用自己的力量时,却发现驱使起来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阎天盛疑惑的微微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