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53:都滚下去喘口气

053:都滚下去喘口气

        火鸟似雀非雀,头生赤红长毛,通体仿佛都在燃烧着火焰,给人一种十足的压迫感。

        一位头戴白玉羽冠的青袍男子,正笑意吟吟的负手站在头顶,似是自九天而来的仙人。

        随着火鸟的靠近,炽热的气浪喷涌而来,天地间的积雪都瞬间开化。

        “此人是谁?”

        “这妖兽的气息太强了,我感觉全身都要烧起来了。”

        “鎏金城的人还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可看着他们就让我心里不爽。”

        阎天盛站在人群里,耳边传来长青宗众人议论的声音。

        闻泉也从旁小声说道:“这是鎏金城的朱锦灵雕,来的人恐怕是五老之一的徐经武徐长老。”

        不等阎天盛再问,就听汪赋淡淡开口。

        “徐长老,别来无恙。”

        汪赋神情不变,浮空山在空中若隐若现,散发出淡淡的玄妙气息,挡住了朱锦灵雕身上的热浪。

        随着朱锦灵雕的靠近,阎天盛这才看清,在其身后还跟着四个庞然大物。

        最靠近朱锦灵雕的是一只长颈白冠,全身的羽毛上闪烁着淡淡雷弧的黑色大鹤。

        其侧边不远是一柄朱红色的长剑,锋锐的气息刺的人眼睛生疼,仿佛要将天空都撕裂开来。

        再后面是一只振翅天际的银白黑斑的豹子。

        以及一根仿若盘龙卧虎的枯木。

        其上人影憧憧,前面都或立或坐着一位气息浩瀚的身影,显然都是鎏金城的弟子。

        “你们鎏金城每次的派头都不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土匪呢。”

        “儿郎们,都滚下去喘口气。”

        七里山的战船停在空中,灰衣老头轻笑一声,吐出大口烟雾,挥手让山中弟子下船休整。

        众多衣着花里胡哨的人群蜂拥而出。

        大多行为豪爽,不着细节,目光看向长青宗和鎏金城的方向时,都透着些野性的狠辣。

        这和寻常修士的内敛完全不同。

        他们就好像一群出了笼的恶狼,正在寻找美味的猎物,好让自己能够大快朵颐。

        “真是土匪崽子啊。”

        闻泉的声音轻轻响起。

        陈芮欢皱着眉头有些厌恶:“这些人做事没有底线,跟妖兽无异,我们居然要和他们一起进去。”

        “嘿,有的人还不如妖兽呢。”

        闻泉冷不丁开口。

        “你什么意思?跟我唱反调是吧?”

        陈芮欢眉头一挑,清亮的眸子缓缓看向闻泉,英秀的脸上瞬间多了丝危险的气息。

        “土匪虽然可恶,但至少是坏在明面上的真小人,有些人骨子里坏,偷偷摸摸的在背地里捅刀子,才是真恶心。”

        闻泉似是没看到陈芮欢的表情,自顾自的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

        陈芮欢微微沉默,难得认同他的话,没有固执己见。

        任虎没有说话,就抱着胳膊站在一旁,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不知道在想什么。

        阎天盛在旁看的有趣。

        这两人的关系似乎在这几个月里变了不少啊?

        “朱当家的,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

        徐经武缓声开口,一副温和的样子,也不在意灰衣老头的话。

        他伸手拍拍朱锦灵雕的头,示意它落在地上,身后其他四个庞然大物也纷纷效仿,好让鎏金城的弟子也下来。

        不多时,以死灵渊入口为中心的三个方位,都落满了人影,远处还有正在赶来的弟子。

        “择日不如撞日,要么现在就开始吧?”

        七里山的朱成文咧嘴一笑,伸手取下嘴里的烟斗,在脚底随意的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声音。

        “要不再等几天?还有一些纳灵境的弟子没有赶来啊。”

        徐经武环顾四周,提出不同的意见。

        汪赋没有说话,双手垂在两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凭什么等他们?又没人给老子钱!”

        朱成文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当年老子摸爬滚打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遇到好处等等我?”

        “现在赶不到,说明就没这个机缘,如果命硬就等下一个开启时间,要是命不硬,就等下辈子好了。”

        “这......”

        徐经武哭笑不得。

        朱成文已经不耐烦的摆手:“行了,别废话,就这样了。”

        他侧目看向汪赋:“汪老头,你怎么看?”

        “可以。”

        汪赋言简意赅,情绪毫无波动。

        “爽快。”

        朱成文满意的露出笑容。

        徐经武叹口气也没再坚持:“那好,就这样吧。”

        “众弟子让开!”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口中齐齐传出轻喝。

        三宗弟子闻言纷纷向后退离,生怕被这种层级的强者出手误伤到。

        数息之后,三人猛地起身。

        汪赋面色一沉,身后浮空山显化出现,一股玄妙的气息汇聚,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向着乱流入口镇压而去。

        “这就是聚灵境的强者吗?”

        恐怖的气息将阎天盛不自觉的向后推开,一股渺小感油然而生。

        在其对面,朱成文不紧不慢的拿起烟斗,在口中轻轻一吸一吐,烟雾瞬间出现在空中。

        “去!”

        随着他口中轻喝,烟雾化作一柄灰色的长枪,爆发出惊人的威势,直刺刺的向着入口刺下。

        “雀儿。”

        徐经武温和一笑,袖袍随风而起,身后的朱锦灵雕振翅而起,骤然发出一道清脆的啼鸣。

        它全身燃烧起火焰,头顶上的羽毛高高耸立,口中向外一吐,便是一片赤色火海。

        三道恐怖的气息倾轧而下,各自冲击对应的乱流入口。

        轰轰轰!!

        伴随着阵阵恐怖的轰鸣,入口处的空间竟开始扭曲,出现一些古怪凌乱的碎片画面。

        这些碎片毫无规则,几乎无法看清上面的内容,又被强大的威压碾碎,随着风暴的席卷一起随波逐流。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风暴乱流伴随着阵阵雷霆的闪烁,开始呈现一种七色的流纹。

        隐约能看到内中别有天地,又好像水中幻月般模糊不清。

        “死灵渊已经打开,众弟子速速进入!”

        徐经武适时轻喝一声。

        鎏金城的弟子率先反应,稍作迟疑之后,便咬牙向着空间入口飞跃而起,消失在乱流里。

        “好东西不能让他们全占了,兄弟们跟我上!”

        七里山那边不知道是谁突然爆喝一声,而后传出一片大声的呼喊附和,众多弟子也跟着鎏金城的人冲了进去。

        朱成文看着这一幕笑骂道:“狼崽子们别急,在里面有一年的时间,好好陪他们玩玩。”

        “当家的放心!”

        “老子肯定让他们在里面哭爹喊娘。”

        “这么长的时间,老子琢磨生几个孩子都够了吧?”

        顿时不少人大笑着回应粗言秽语。

        长青宗的人看得直皱眉头,这七里山的风格太过直白,却见一道赤红色的身影率先掠出。

        “是昊阳峰的崔亲传!”

        “我们也走!”

        有人惊呼一声,随后跟了上去。

        任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

        “我们也走。”

        闻泉一脸兴奋,不由分说的拉起陈芮欢就闷头冲。

        阎天盛笑笑,回头正好迎上江十二的目光,冲他对视一眼后,一步踏入了乱流里。

        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三宗的弟子才全部进入死灵渊。

        三人见状齐齐收手。

        死灵渊的入口少了力量的压抑,稳定的七色乱流开始滞缓,呈现出现断断续续的模糊画面。

        不过这就不是三人需要在意的了。

        这么长时间的出手,饶是汪赋这种层次的强者,也依然感觉有些体虚,脸色看上去不太自然,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徐经武从来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温和样子,仿佛刚才的消耗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与他们相比,朱成文就要粗暴多了。

        “真特娘的累!”

        他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接着抿嘴随口往旁边吐出一口唾沫,嘴里不住的骂骂咧咧:“早知道不过来了,还不如老子搂两个娘们赏雪来的舒服,真时晦气!”

        “等,等等,还有我们啊!!”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大吼。

        三宗方向各有修士匆忙疾驰,不断有人赶到死灵渊的入口,看着空荡荡的环境急的直跺脚。

        半晌就已经汇聚了数百人。

        “汪长老,这死灵渊还能打开吗?”

        有人不甘心,前来拜见汪赋。

        可他根本懒得回答,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那人见此也没办法,只好绝望的站在一旁不愿意走,似乎还在等着三人大发慈悲。

        “不就晚了一点嘛,怎么这么着急啊,等我们一下会死吗?”

        有人怒火中烧,却不敢当面说,只是压低了声音躲在一旁,嘴里不干不净的发牢骚。

        汪赋和徐经武不予理会,可朱成文是什么人?

        土匪出身!

        哪里受得了这份气?

        “特奶奶的,真有人活着嫌命长啊。”

        他拿起烟斗在地上一敲,烟雾瞬间蹿了出去,化作一只巨人出现在刚刚说话的人面前。

        “不,不是我......”

        那人神情惊恐,还要再狡辩几句,却见巨人直接伸出大手,根本不给他多话的机会。

        双手猛地向中间一合。

        噗嗤!

        伴随着一道简单的挤压声响,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下,大片粘稠的鲜血就从巨人掌心流淌出来。

        哪里还有人形?

        只有一滩鲜红色的烂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