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54:主人还真是善良呢

054:主人还真是善良呢

        极冰之地,满目寒山。

        数道人影分散在这里,一落地便唤出引灵物,抵御扑面而来的寒风冷气,同时警惕四周可能出现的危机。

        冰寒的视野里,一道赤红色的光华突然出现,散发着淡淡的剑锐锋芒。

        一抹嫩黄色的裙摆起伏,露出一张娇嫩的脸。

        “大姐头!”

        有人在寒风中惊喜大喊。

        众人纷纷看去,然后立刻汇聚过来。

        “大家都在啊。”

        少女回头一看,不禁面色一喜。

        此女正是当初被阎天盛重伤的池晴晴,经过几个月的休养生息,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了。

        “张万里呢?”

        池晴晴看了一圈身边的人,发现并没有张万里的身影。

        “不知道。”

        “没看到啊。”

        “会不会是在附近?”

        几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也没了刚才紧张的气氛。

        “也好,不过我们还是先躲躲寒风,找个地方从长计议的好。”

        池晴晴很快拿定主意,带着几人选了一个方向,顶着风雪艰难的在雪地里缓行。

        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双赤红色的眼睛忽然睁开,紧紧的盯着他们的背影,缓缓向前挪动。

        随着它的移动,身后竟又出现了更多的眼睛。

        这一幕在这雪白的天地间十分扎眼,可惜根本没人看到,危险总在不经意间出现。

        ……

        与此同时。

        随着眼前一花,阎天盛就感觉自己踩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他警惕的站定,凝目环视周围,发现只是一处水泽,脚下是一处漆黑带有纹路的凸起。

        “这是......”

        阎天盛似有所觉,脚下微微一沉,连忙跳到一旁的地面上。

        那漆黑的地块沉入水中,不多时又探出脑袋,居然是一只眼睛绿油油的大乌龟。

        龟体连着肌肤全身呈黑色,头顶和龟背上有一些不太明显的纹路,绿油油的眼睛格外显眼。

        “黑纹龟。”

        阎天盛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种喜欢栖息在水泽里的乌龟,没有太多的杀伤力,不过防御惊人,性格比较懒散,喜欢睡觉。

        一人一龟稍作对视,便各自转身离去。

        阎天盛在水泽中缓行,看到不少盘踞在树上的蛇,还有一些干脆像个藤蔓吊在空中。

        要不是宫千雪如今有天蝉莲,不然怎么都得来个大清扫。

        “这林子太大了。”

        阎天盛停在一根巨大的树枝上观察。

        这里的树木极其粗壮,最小的都得五人合抱才行,水泽里全是生长在外面的气根和藤蔓。

        他抬头看向上面,树木枝繁叶茂,连天空都遮挡起来。

        不过正好可以借着大树的优势上去看看。

        阎天盛顺着树干往上,大约五十丈高的大树,几步就到了顶端,往下看都看不到水泽。

        他站在枝叶顶端,上空是一望无际的蓝天,与焰龙血池秘境中的灰蒙蒙完全不同。

        远处隐约还能看到高耸入云的山脉,连绵不绝的消失在视野尽头。

        与外面的冬日不同,这里似乎正处于夏日,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时间季节的交替变化。

        “千雪,你能感应到江十二的位置吗?”

        阎天盛干脆坐在树冠上。

        这里树叶繁茂,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

        听到阎天盛的声音,宫千雪从他的衣袖中露出脑袋,吐着蛇信子往周围看了看。

        “距离太远了,隐约觉得在正东方。”

        宫千雪无奈道。

        如今她只是吸收了宁神花,纳灵境的肉体塑造,只是刚刚完成了体骨和血肉的凝成。

        这种远距离的意识感应,实在是有些勉强。

        等纳灵境圆满,甚至觉醒灵轮之后,才会迎来下一步的蜕变。

        阎天盛笑着出声道:“我觉得这个地方挺不错,要不我们先在这里修炼一番?”

        死灵渊最大的作用,就是弥补引灵者在纳灵境出现的根基问题。

        可他不管是江寿亭,还是宫千雪的纳灵,都没有什么差池,唯一落后的月如素,也只需要大量的毒药。

        没有这种问题的困扰,他实在想不出在死灵渊里要做什么。

        “我觉得不行。”

        江寿亭忽然开口:“主人,你想想,在这里修炼多无聊,与别人搏杀不仅能抢到他们身上的好东西,还能让天罪手更加的熟练。”

        “这可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出了这里可就再也不好找了。”

        “你一天怎么净想着打打杀杀呢?”

        阎天盛有些头疼。

        这江寿亭纯粹是一个暴力恐怖分子,除了融合焰龙精血,就是想打架杀戮,完全两头倒。

        平时在长青宗不能暴露,现在可算是想放飞自我了。

        “人生总得有点乐趣不是吗?”

        江寿亭见阎天盛不为所动,继续劝道:“主人,修炼这种事不能闷头苦修,得要主打一个劳逸结合。”

        “说辞还一套一套的。”

        阎天盛乐了,干脆唤出宫千雪和月如素一起看他表演。

        江寿亭也出现在他的面前,认真说道:“我也不是特别想去,主要是为主人考虑啊。”

        “说说看。”

        “你想想,死灵渊里多危险啊,不仅有妖兽险地,还有七里山那些土匪,而江十二多弱啊,他在这里能有自保之力吗?没有吧?”

        ?

        你礼貌吗???

        江十二要是听到,肯定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好家伙,趁着人家不在,就算见面也不敢惹你,就什么都随便说是吧?”

        阎天盛心里一阵好笑。

        没想到江寿亭这白须老汉,都一把年纪了还会玩表演呢。

        宫千雪靠在一旁,捂着嘴温婉的笑着,修长的蛇尾轻轻摇摆,看得出什么开心。

        月如素则要大方多了,笑的一阵波涛汹涌,周围不断的紫黑色的雾气喷涌出来。

        “当然,我不是说江十二有多废物。”

        江寿亭一本正经的解释:“恰恰相反,他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主人现在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要是能在这危险境地,神兵天降的救他一命,想想看他得多激动?岂不是更加的感恩戴德了?”

        “所以说,我不是单纯的为了杀...咳,切磋,就是想为主人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而已。”

        “或许顺路还能帮素素妹子找点毒药,岂不是更好了?”

        说着,江寿亭冲月如素使了个眼色。

        “主人,奴家觉得可以哦。”

        果然,月如素眼睛一亮,玉手搭在阎天盛的胳膊上轻轻摇晃,妩媚的声音撒起娇来的确过分。

        “你还学会兵法了?”

        阎天盛好笑的伸手点了点江寿亭,这家伙竟然还学会了拉帮结派,真是成精了。

        “哪里,就是纯粹为主人分忧而已。”

        江寿亭装傻充愣。

        “可我懒得出手啊。”

        阎天盛故作思考。

        江寿亭连忙开口:“主人,遇到危险可以让我来啊,所有敢拦路的东西,通通交给我。”

        他举起比婴儿脑袋还大的拳头,双手碰撞在一起,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你呀。”

        阎天盛无奈摇头。

        随着宫千雪的意识增强,江寿亭和月如素的思想明显完善了许多,不再是个只会说话的傀儡。

        只不过江寿亭的性子更加嗜血暴戾,个性越发的鲜明。

        可即便如此,也让阎天盛的心情多了几分慰藉。

        “也好,去看看这死灵渊里有什么玄妙。”

        阎天盛笑着起身,从树上一跃而下。

        只是他还未落地,下方突然冲出一只五丈大小的妖兽,张开巨大的兽颚就要将他吞下。

        “主人,这可是它主动送上门的。”

        不等阎天盛出手,江寿亭便大喊着冲了上去。

        狂暴的杀机瞬间迸发出来,伴随着兴奋的大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只见他攥紧拳头,裹挟着赤红色的光芒,狠狠的插进了兽颚之中,鲜血瞬间喷洒出来。

        妖兽吃痛惨叫一声,身子快速向后倒去。

        “来来来,让我们一起打个痛快!”

        江寿亭白发翻飞,跟着陈胜追击,捏拳抬腿大开大合,整个人状若疯魔,全往这妖兽的身上招呼。

        林中不断的发出他击打妖兽时,拳拳到肉的沉闷声音,伴随着妖兽凄厉的惨叫声,周围的树叶都散落下来。

        本就安静的水泽,更死寂了几分。

        “真是太惨了。”

        阎天盛落在地面,看着奄奄一息,已经看不出长相的铁背鳄,难得生出一丝可怜的情绪。

        他转过头摆摆手:“送它去死。”

        “交给我了。”

        江寿亭咧开嘴,沾染着鲜血的大手再次落下,直接打穿了铁背鳄的头骨,暗黄色的瞳孔里倒映的人影,也渐渐变得黯淡。

        “主人还真是善良呢。”

        宫千雪盘在阎天盛的胳膊上,传出温婉的声音。

        月如素娇笑起来:“主人就是看不得生灵受苦,大发善心的免除他们身上的痛苦,实在是悲悯。”

        “我就是这样一个慈悲在怀的人啊。”

        阎天盛轻笑一声,顺着宫千雪指引的方向缓步远去,只留下身后一地浓郁的血腥。

        江寿亭随便在水中洗了洗手,就跟着离开。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水泽里才再次传出声音,似是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游荡过来。

        良久,林中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咀嚼声音。

        时而还有些淡淡的呜咽声响起,像是在警告其他的某些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