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58:情痴草

058:情痴草

        “确定是这里吗?”

        阎天盛微微皱眉。

        他跟着宫千雪的指引,一路到了山脉的一处峡谷。

        在他面前尽是枯木断枝的黑树林,而身后则是青山绿水的山脉,内外仿佛是两个天地。

        这里面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但凡正常点的地方,绝对不会长成这个样子。

        而且许久没有出现过反应的危险预警,在这一刻终于出现,不断提醒着内中的危险。

        “没错。”

        宫千雪从阎天盛的衣袖中探出脑袋,吐着蛇信子略微感受,肯定的道:“江十二的气息就在里面。”

        “不过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变得微弱了。”

        “也罢。”

        听到这话,阎天盛不再犹豫,直接迈步踏入其中。

        他随即步伐一顿,猛地回头看去,刚刚还在面前的青绿山脉,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这地方果然不简单。”

        阎天盛谨慎起来,深吸一口气开始深入。

        脚下不断有被他踩断的枯树枝,发出阵阵清脆的“咔咔”声。

        只是这些树枝在他看来,都变成了一条条白森森的骨头,连旁边随意扔着的石块,都是不知道已经被遗忘了多久的骷髅头颅。

        不少白骨都被风化的很脆,稍微一碰就碎成了渣滓。

        阎天盛不断深入,枯树林也渐渐收紧变窄,成了一条狭长的山涧通道,外面的阳光都照不进来多少。

        灰白的雾气在这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格外诡异。

        “唔,我嗅到了美味的香气。”

        一道妩媚的声音忽然响起。

        随着紫黑色的雾气涌出,沉睡了几日的月如素,伸出她细长白嫩的小手,攀着阎天盛的胳膊出现在一旁。

        “看来你已经消化了紫霜玉露?”

        阎天盛脸上露出笑容。

        同时,一股淡淡的暖流在体内蔓延,这是月如素炼化完成后的反馈。

        比起刚开始进入这里,现在眼前的景象又有了些许变化。

        当他面前的枯枝变成白骨的时候,他就知道这里又是一处幻境,而且比紫霜玉露还要强。

        毕竟紫霜玉露从一开始就没有欺骗到他,倒是这里能给他一种真假难辨的错觉。

        在这种情况下,月如素的出现,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紫霜玉露不错,却远远比不上这里。”

        月如素妩媚的脸上露出些许危险的神情,宛如一朵带刺的玫瑰,漂亮又会伤人。

        她笑吟吟道:“如果我没有感应错的话,这里是情痴草的生长领域,而且即将步入天阶。”

        “真的?”

        阎天盛眼睛一亮。

        这倒是个意外收获,比起救江十二的性命,能得到一朵情痴草,提升月如素的能力,显然要更划算一些。

        “错不了,这么骚媚的味道,也只有被爱情冲昏头的情痴草才有了。”月如素痴痴的笑着。

        “前面快到了。”

        阎天盛闻言精神一振,继续深入。

        不过半刻钟的功夫,转过两个极窄的小路,他终于看到一棵巨大的枯黑树木出现在面前。

        那是怎样一棵大树!

        恐怕十几个人环抱都不一定可以抱得住,几乎与后面的山壁一样宽大。

        无数棕黑色的藤蔓,像是延伸出来的触手,密密麻麻的爬满了整个峡谷,不留半点空隙。

        而在枯木大树的下方,坐着一个人脸模样的树枝,面前还安详的躺着一道人影。

        正是江十二。

        阎天盛凝目看去,他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面上已经没有半点血色,甚至能看到他双颊干瘦的轮廓。

        似是察觉到阎天盛闯入,枯木人影轻轻转动,牵扯着枯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枯木上长着一张脸,却没有眼睛,似男似女,看不明白具体的性别。

        即便如此,阎天盛也能感觉到它正在打量看自己。

        “真是好俊俏的公子。”

        枯木里传出空灵的声音,带着点点欢喜情感:“你来这里,难道是来找奴家的吗?”

        它甚至向前压了压身子,仿佛要将阎天盛看的更清楚一些。

        “是也不是。”

        阎天盛脸上带着笑意,淡淡道:“我要带走我的朋友,如果可以,当然也想带你离开。”

        “真的吗?”

        那声音欢喜起来。

        随即心情又失落道:“可是我现在太小了,还不能离开这里,没办法跟你一起离开。”

        “没关系。”

        阎天盛的语气温柔了下来。

        月如素在一旁嘴唇张合:“傻瓜,只要你乖乖听话,等我炼化了你,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去了啊。”

        “姐姐,你的心好歹毒啊。”

        那声音轻轻感慨。

        阎天盛闻言哭笑不得:“你控制了我朋友,竟然还说我们歹毒?”

        “当然不是说你。”

        那声音连忙解释:“公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歹毒呢?明明是你旁边的那个丑八怪歹毒。”

        “都是她挑拨我们的感情,不如让我把她炼化了吧?”

        “老女人哪有小可爱香呀?”

        它正说着,周围的枯树藤猛地轻颤起来,仿佛被赋予了生命,竖起来群魔乱舞。

        “姐姐,你就认命吧!”

        情痴草轻喝一声,周围的枯藤瞬间挺直,宛如无数把长矛,齐齐向着月如素疾射而去。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的目标是阎天盛。

        “你真是不老实啊。”

        阎天盛轻叹一声,痛心疾首道。

        “公子放心,我下手有分寸的,肯定不会杀了你,最多落点残废而已。”

        情痴草宽慰道:“生活在我的情痴世界里,无忧无虑的日子多好呀?我们就可以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了。”

        “果然,我这个正常人,还是无法理解你这种变态的想法。”

        阎天盛微微感慨,青黄色的雾气弥漫出来,化作江寿亭覆盖在他的体外,迎着枯藤斩杀起来。

        不断有枯枝跌落在地,然后又会聚合在一起,让人烦不胜烦。

        相比阎天盛,月如素就随性多了。

        她身后大翅展开,紫黑色的雾气如影随形,任何触碰到雾气的枯藤,都会滞缓失去力量,然后散碎成点点飞灰。

        万化之毒,自然可以应对万物。

        “妹妹就这点能耐吗?”

        月如素娇笑起来,可惜声音里没有半点笑意,反倒听起来让人浑身发冷。

        连她淡紫色的漂亮瞳孔里,都充斥着难得一见的杀意。

        随着她的每一次振翅,距离枯藤大树就更近一分,连带着身上的紫黑色雾气也越发的浓郁。

        看样子那几声“老女人”的挑衅,是真的惹怒了月如素。

        “姐姐别急。”

        情痴草轻笑一声,不过明显没了刚开始的轻松。

        无数枯藤汇聚起来,凝做各种狰狞诡异的妖兽形体,不断的向着月如素冲杀而来。

        只是尚未靠近,就被江寿亭直接斩杀。

        相比起那些一根一根的东西,他更喜欢力量的宣泄。

        “时间漫长,总得有人教妹妹一点道理。”

        月如素紫发翻飞,明明是绝美的容颜,如今竟多了几分诡异,嫩润的脸上都爬上了丝丝紫黑色的纹路。

        她就像是从人的梦魇里爬出来的诡异,对着激怒了自己的情痴草,宣泄着无尽的怒火。

        “想必以后妹妹应该...哦,没有以后了。”

        月如素的声音张扬起来,甚至都变得有些尖锐。

        她周身的紫黑色雾气猛地喷涌,连带着她本体也张开翅膀,扑向了前方的巨大树木。

        “你要做什么?!”

        情痴草终于慌了神,再也没有方才的淡定。

        骤然传出的声音,仿佛是男女声的融合而成,还带着些许叠音,听上去十分诡异。

        “你敢过来,我就杀了他。”

        情痴草气急败坏。

        “你以为我会在乎他?”

        月如素不管不顾,很快吞没了大树,内中不时的传来“咔嚓咔嚓”的碎裂声音。

        “不,不要!”

        情痴草的声音越发惊恐尖锐。

        而紫雾中传出的声音也越发的清脆。

        仿佛月如素正偷偷的躲在里面啃食着美味。

        整个峡谷中的枯树枝都悬浮起来,疯狂的向着紫雾中冲击,可不少都被阎天盛和江寿亭阻挡。

        只有少量的一些成了漏网之鱼。

        不过很快就能看到有翅膀狠狠扇出,根本没有枯枝能靠近分毫。

        不多时,情痴草的声音就消失了,连带着外面的枯木都失去了控制,歪歪斜斜的落在地上。

        像是失去了支撑,枯木尽都化成了灰尘。

        被风一吹,就这么消散一空。

        阎天盛缓步向前,紫雾逐渐收敛,融入显露出来的月如素体内。

        在她手中,如今正悬浮着一朵平平无奇的小花,就跟路边的杂草差不多,根本不会让人多看一眼。

        不过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让人心惊。

        “这就是情痴草吗?”

        阎天盛好奇的打量,没想到它这么丑。

        “情痴是世间最不值钱的东西。”

        月如素笑着开口:“它是意识的寄托,是生灵的幻想,唯有深陷其中的人才无法挣脱。”

        “情痴草毕竟是幻境情毒,中毒的人只会越陷越深,看到的任何画面都是情感修饰,做出任何傻事都在情理之中。”

        “而对于我们没有坠入情网的人来说,自然觉得它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

        “所谓情人眼里金镶玉,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