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63:龙纹玉髓芝

063:龙纹玉髓芝

        阎天盛闭起眼睛,江寿亭的过往再次浮现。

        相比起上次看到的经历,这次倒像是走马观花一样,只有些许微不足道的画面留存许久。

        但就是这些画面,反而让阎天盛若有所思。

        从面对孤寂,肆意宣泄情绪,破坏看到的所有的东西,杀戮出现在视野里的生灵。

        再到踏遍千山万水,观潮起潮落,云海沉浮。

        阎天盛甚至能感受到江寿亭空洞的目光,仿佛在这一刻瞬间顿悟,过往的所有都随风而去。

        然后江寿亭开始重新走过来时的路,再次面对曾经自己破坏过的东西。

        不论风雨侵蚀,依旧能看到上面留下的痕迹。

        即便有生命化作枯骨,他都能看到骨头上残存的些许业障,丝丝缕缕的黑气缠绕己身。

        随着江寿亭的视角,阎天盛惊奇的发现,那些罪业会跟着江寿亭身边,却不会侵入体内。

        一时间,阎天盛意识空明,念头通达。

        寻常不太理解的天罪手,此时在阎天盛的脑海里,莫名多了一些不同的感悟和认识。

        “杀生斩业,我心无罪。”

        一股玄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阎天盛直感觉自己的肉体和骨骼开始发烫,身体仿佛新生了一般,格外的轻盈舒爽。

        连带着一旁护法的江寿亭,都闭目盘坐起来。

        二者的气息相互融合,又使得宫千雪的气息侵入进来,不断的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一时间,阎天盛竟陷入了顿悟之中。

        足足三日时间,他才在深夜里徐徐睁开眼睛。

        并非是阎天盛自己醒来,而是冰蛟已经无法承受宫千雪的吞噬消耗,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糟糕,把冰蛟给忘了!”

        宫千雪惊呼一声,连忙扑向已经躺在地上,勉强半眯着眼睛,还在检查吐出极禅妖心的冰蛟。

        “我,我快顶不住了......”

        冰蛟颤颤巍巍的说话。

        “不要说话,好好休息。”阎天盛连忙取出丹药送入它的口中。

        正要再说些安慰的话,却看到极禅妖心被冰蛟吞入腹中,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不对!”

        阎天盛神情凝重。

        与刚开始的极禅妖心不同,此刻的妖心上已经不再是金色华光,更多了些淡淡的紫黑色。

        那些带着玄奥字符的纹路,不再是工整的样子,反而看上去格外扭曲。

        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就给阎天盛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应该是禅性被吸收的太多了,使得妖心失衡。”

        月如素已经将天蝉莲炼化完成,探出身子盯着一脸虚弱的冰蛟说道:“我能感受到它身上的气息,现在十分紊乱古怪。”

        “可有什么办法?”

        阎天盛沉声问道。

        “必须寻找可以平衡二者的灵物,压制妖心上的戾气。”

        月如素想了想说道:“若短期找不到,就只能让我吞噬,使得妖心和禅性保持平衡。”

        “好。”

        阎天盛点头。

        吞噬极禅妖心上的妖性戾气,本就是在计划之中的事情,倒也算不得什么迫不得已。

        反而是如今妖性暴涨,对月如素来说更是大补之物。

        “冰蛟。”

        阎天盛垂目看向微微睁开眼睛的冰蛟,轻声道:“你可知在这死灵渊中,有哪些生性温良的灵药?”

        “不知......”

        冰蛟艰难的摇头。

        阎天盛皱起眉头,以长青宗得到的信息,也的确没有关于这类灵药的记载。

        可冰蛟如今的情况,恐怕难以支撑一年。

        到时候连蛟龙肉都留不下几块。

        阎天盛也是心中无奈。

        没想到自己刚刚得到的坐骑,还没好好的用上几次,难道就要被自己给这么吸死了?

        “主人。”

        这时江十二凑到跟前,压低声音说道:“死灵渊内没有合适的灵药,但我觉得可以不用非在死灵渊内找。”

        “你的意思是......三宗弟子?”

        阎天盛侧目,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

        “主人明察。”

        江十二低下脑袋,不敢与他对视,实在是这个想法过于血腥。

        “说说看。”

        阎天盛面色平静道。

        江十二恭敬的开口:“属下记得七里山有一弟子,引灵物乃是龙纹玉髓芝,传闻可以化灵为龙,又可作为蕴灵肉骨的良药。”

        阎天盛沉默起来,江十二弓腰在旁,不敢打扰。

        “那人叫什么名字?”

        许久,他瞳孔里神情淡漠,终于开口。

        江十二一字一顿:“白芷。”

        “那就请她来一趟吧。”

        “是。”

        ……

        古柏繁茂,山泉流淌。

        一座座山峰交错而立,山脉绵延不绝,宛如一条匍匐栖息的巨兽,正是苍梧山脉。

        此地的尽头,有一处奇谷。

        能看到云海汇聚,起伏如潮,名为出云谷。

        在山脉的脊梁之上,有着一座巨大的城池,叫做盘龙城。

        这里每隔百年就会热闹一次,七里山的众多弟子纷纷从各处汇聚而来。

        “这山脉正是壮阔。”

        “出云谷,苍梧山脉,还真没辱没了这个名字。”

        “嘿,我倒是觉得这盘龙城不错,比较适合我们七里山的风格。”

        数道人影站在山头,看着远处起起落落的云海,身心放松的大笑着交谈,好不自在。

        “以前我们占山为王,就是不知这盘龙城谁说了算?”

        其中一位白衣青年笑着开口。

        他手持一柄花鸟折扇,腰间挂着白玉虎佩,这身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七里山的土匪。

        “我觉得应该是代师兄吧?”

        旁边的白裙少女笑着开口,随风吹起的衣袖下,隐隐还能看到些许纹身,似是不知名的花草。

        “卢师兄和贺当家的也不是好惹的啊。”

        白衣青年微微轻叹。

        “秦师兄怎么长他人威风啊?”

        少女抿嘴轻笑,打趣道:“这话若是被代师兄听到了,肯定又要拉着你去对练了。”

        “那就不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秦长青嘴角抽了抽,显然十分忌惮这个所谓的对练。

        他转身盯着少女,目光不善:“这里就我们几个人,白师妹应该不会偷偷告状的吧?”

        “我当然不会。”

        白芷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一个乖巧的好女孩,可惜秦长青根本不吃这套,他直接不留情面的拆穿:“我不信你躺在代师兄的床上,嘴还能这么严?”

        “秦师兄这话什么意思?”

        “是啊,莫非秦师兄知道白师妹的嘴严不严?”

        旁边两人来的精神,阴阳怪气的开始起哄。

        这话惹得白芷脸色一红,连忙往旁边跑开:“你们再乱说,我就让代师兄好好教训你们。”

        “代师兄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就想看看师妹的嘴严不严。”

        秦长青一本正经,说着快步跟着白芷走向树林。

        “要说还是秦师兄大胆。”

        “可不是,我们就没这么好的福气了。”

        只留下两人站在原地把风坏笑,言语间满是羡慕。

        “你要做什么?”

        “引我来这里,还装什么清纯啊?”

        “师兄别太用力了......”

        林中传来断断续续的低语,听得两人是面红耳赤,体内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

        不得已,只好走到远一点的地方。

        而在林中,干柴烈火起落间,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歉意的打断了他们:“抱歉,我想问问阁下可是白芷师妹?”

        “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两人一跳。

        秦长青扯过衣服,伸手挡在白芷身前,面色不善的盯着眼前之人:“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是哪位当家手下的弟子?”

        “我只想知道哪位是白芷师妹。”

        江十二不答反问。

        至于秦长青衣衫不整的狼狈模样,以及白芷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肤,都没有让他的眼神有丝毫波动。

        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却让白芷遍体生寒。

        “你到底是谁?”

        秦长青微微侧身,体外逐渐弥漫起淡淡的碧绿,散发出些许危险的气息。

        “你真是一点都不老实啊。”

        江十二轻叹一声,然后冲着旁边微微躬身,恭敬开口:“此地距离盘龙城太近,还请大人出手。”

        “不好!快跑!”

        秦长青陡然头皮发麻,没来由的心中生出一阵恐惧,他连忙转身扯着白芷往回跑。

        只是还未跑出去几步,脚下一侧,竟是将白芷绊倒在地,然后头也不回消失在茂林里。

        “秦长青!!”

        白芷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长青。

        可惜她此刻根本顾不得太多,只想着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同时还放声大喊:“救命,快来人!!”

        砰!

        不等她声音传出,脖颈突然遭遇重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歪倒下去。

        在意识消散前,白芷隐约看到白裙下有一双尖锐的鸟爪,在紫黑色的薄雾中浮至近前。

        “大人出手,果然万无一失。”

        江十二冲着月如素恭敬垂首。

        “主人交代的事,自然应该小心一些。”

        月如素妩媚一笑,将白芷提在手里,带着江十二一起返回。

        毕竟阎天盛不是一个大意自满的人,这种容易犯众怒的事情,还是不要出披露的好。

        “怎么回事,这都一个时辰了,他们两个还没弄完?”

        一直等待的两人实在忍不住了,决定过来让秦长青注意一点,即便放纵也不能太离谱吧?

        只是没走几步,两人就看到茂林里躺着一道白色的身影。

        “秦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