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卷书屋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鼎:可祭炼长生在线阅读 - 064:马蜂窝

064:马蜂窝

        “白师妹?”

        “秦师兄累得睡着了?”

        “你们再不吭气,我们可要进来了!”

        两人在远处吆喝,见秦长青和白芷都没反应,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便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

        直到站在白衣不远处,其中一人用棍子挑起一角,才发现衣服下面哪里有什么人影,只剩下一滩紫黑色的枯骨。

        “我,这......”

        “出事了,秦师兄出事了!”

        两人惊恐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白芷,撒腿就往盘龙城里跑。

        ……

        五塔齐天,盘龙为尊。

        这是盘龙城里最高的五座塔楼,上面盘踞着五条形态各异的巨龙,鳞甲龙目都极其逼真。

        这是盘龙城的身份象征,分别对应着七里山的五位当家麾下的亲传。

        而在五座塔楼的中间,还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中间的高台上摆着五把椅子,每一把椅子的背后都披着一张虎皮,显然是五位话事人才有资格落座。

        随着几道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五道身影步入其中。

        “这就是盘龙殿,果然如传说中的一般威严。”

        五人中有一位衣着白袍,头戴玉冠的青年微微开口,他信步之间姿态儒雅,倒像是一位公子哥。

        “代师弟还是这么文质彬彬。”

        其身侧一位面容黝黑,看上去像是一个庄稼汉的中年男人,发出瓮声瓮气的憨厚笑声。

        他环视一圈轻道:“比起这个,我更在意这五把椅子怎么坐?”

        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若是谁真信了他的外表,把他当做一个平易近人的人,恐怕早就进了他的肚子里,投胎去了。

        “这么说来,卢师兄的是不满意夏师兄了?”

        角落里传出一道娇笑声。

        女子声音不大,却不敢让人忽视。

        或许是她的话起了作用,几人都纷纷侧目,有意无意的看向大殿中间,居中而立的黑衣青年。

        “安师妹,这话可不能乱说。”

        不等黑衣青年开口,卢生连忙反驳。

        “我乱说什么?”

        安妙云笑笑,走到最右边的椅子上慵懒的坐下,撑着脑袋眯起眼睛道:“我又对椅子没什么想法。”

        她身材修长,姿容曼妙,大红色的裙摆下,毫不在意的露出一双白皙圆润的大腿。

        “既然安师姐坐了,那我也没什么意见。”

        一直没有说话的青年迈出一步,平静的坐在了最左边,正好与安妙云分居两端。

        代云杉面带笑容,文弱平和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看着这一幕,卢生脸上憨厚的笑容不变,只是在看向安妙云的背影时,多了些诡异的光芒。

        却又在她转身时,立刻收敛起来。

        “行了,一个座位而已,大家随便坐。”

        终于,站在大殿中间的黑衣青年沉声开口。

        在几人目光各异的注视下,夏荣径直走向高台,毫不客气的坐在中间的椅子上。

        他五官平平无奇,神情肃然,没有多余的表情。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魁梧有力的身材,即便穿着宽松的黑衣,都遮掩不住健硕的体态。

        足有两米六七的身高,极具压迫感。

        即便坐在椅子上,都比寻常人高出一截。

        “夏师兄坐在中间,果然看上去舒服多了。”代云杉和气的笑笑,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只是不等卢生开口,宫殿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夏师兄!”

        “代师兄,出,出事了!!”

        两人苍白着脸,一进来就跪在宫殿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慢慢说,什么叫我出事了?”

        代云杉蹙起眉头,不悦的轻喝道。

        两人顾不得这些,连忙结结巴巴的大叫道:“是...是秦师兄和白师妹,他们出事了!!”

        “仔细说。”

        上方传来夏荣平静的声音。

        两人身躯一抖,不敢抬头,咽了口唾沫道:“我们从出云谷往盘龙城走,正在山头上休息,就发现秦师兄和白师妹不见了。”

        其中一人补充道:“仅仅两个时辰,秦师兄已经成了一堆白骨,骨头上颜色紫黑,像是中毒而死。”

        “白师妹则是不见人影,生死不知。”

        “两个时辰,他们的精力还挺旺盛的嘛。”

        闻言安妙云伸出粉色的舌头,轻轻滑过嘴唇,发出妩媚的声音。

        说着她看向代云杉,意味深长的笑着道:“只是不知道代师兄,能不能有这个本事呢。”

        “安师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代云杉脸色难看,眼神不善的与安妙云对视,瞳孔里不含丝毫情意,反而泛着危险的光泽。

        “有意思。”

        坐在最左边的青年突然开口说道:“据我所知,自半个月前至今,已经有上百人死了吧?”

        “陈少秋,说说你的看法。”

        夏荣看向青年。

        陈少秋平静道:“应该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七里山,若是死灵渊的缘故,不会这么突然又集中的出现。”

        “目的呢?”

        卢生神情不变,看不出喜怒。

        “如果对方继续出手,说明是在针对猎杀我们。”

        陈少秋顿了顿,继续道:“若是对方就此停手,想必就是为了白芷,毕竟她是唯一一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龙纹玉髓芝!”

        代云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其他几人也反应过来,齐齐转头看向中间的夏荣。

        “查。”

        他漠然开口:“让所有七里山的弟子都出去,就是把死灵渊翻个底朝天,我也要知道下手的人是谁。”

        “白芷必须要活着回来!”

        几人闻言神情凛然,都不由得收起了笑容。

        他们知道,其实再等几天会更加稳妥,可此时容不得他们等,根本不敢赌最后的那种意外。

        卢生稍作犹豫,却是开口道:“如果白芷她已经......”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等他说完,夏荣就直接插嘴:“若是找不到尸体,就拿那个人来见我,想必也有点作用吧?”

        卢生心头一寒,不敢多言。

        代云杉面色冷沉:“我们已经让白芷尽可能的淡出了视线,连她的引灵物都对外做了隐瞒,竟然还会有人知晓。”

        “我当初就说过,死灵渊的试炼,就不应该让她进来。”陈少秋淡淡开口。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去做吧。”

        夏荣开口,直接掐断了话题。

        随着五人的命令传出,整个七里山都震动起来,不管在不在盘龙城的弟子,全都闻声而动。

        他们不断汇总三宗弟子的信息,尤其是与毒有关的引灵者,则是重点关注对象。

        而在出云谷的山头,夏荣和代云杉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我们当时就在这里休息。”

        与秦长青和白芷一起的两人,则是在一旁指认具体的情况。

        两人不敢隐瞒,强压着颤抖的身躯说道:“我们当时让他们小点声,还以为他们听到了就没在意。”

        “等我们去看的时候,就只剩下那件衣服了。”

        “这个位置......”

        代云杉看了看两处位置间隔的距离,正好是纳灵境引灵者的听觉极限。

        秦长青死在那里,要么是巧合,要么就是故意为之。

        夏荣面无表情,迈步走入丛林,没几步就停了下来:“看来对方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代云杉走到跟前一看,丛林里还残留着秦长青逃命的痕迹,地上被压倒的草木都没有做伪装。

        “这是对七里山的挑衅。”

        代云杉面色发寒。

        “你再去查查,此番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龙纹玉髓芝的事情。”夏荣忽然开口。

        “夏师兄的意思是,我们有内鬼?”

        代云杉的眉头紧紧皱起,不可思议道。

        “不管有没有,去查查看。”

        夏荣言罢,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只是身上炽热的气息越发浓厚,隐隐还带着狂暴的感觉。

        “是。”

        代云杉心头一凛,连忙应下。

        他知道夏荣是动了真火,不然不会如此沉不住气。

        如果代云杉没有看错的话,他此去的方向,似乎是鎏金城的城池所在......

        ……

        距离极北冰地不远,冰雪与林木交汇之地。

        一处偏僻安静的山脉上,有数道身影静坐林中,旁边还躺着一条气息微弱的巨大冰蛟。

        “龙纹玉髓芝就在她的身上吗?”

        阎天盛看着面前的少女,神态平静。

        “不错。”

        江十二恭敬的回应。

        略作犹豫,他还是说道:“主人,我觉得我们还是换个隐秘点的地方安全一些。”

        “看来你隐瞒我的事情也不少啊。”

        阎天盛看了他一眼。

        江十二被看的心中发毛,不等他做出反应,瞬间就被一团阴影笼罩,然后一只大手狠狠的将他摁进了地面。

        大地开裂,他的头颅整个都嵌了进去。

        “主人,我不是有意隐瞒的,真的!”

        江十二连忙大叫起来,奈何喉咙被江寿亭捏着,脸被憋得通红,只能勉强发出嘶哑的声音。

        “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阎天盛平静的声音缓缓传出:“你们前脚刚走,七里山的人后脚就像疯了一样的出动,我还以为是谁捅了马蜂窝。”

        “你觉得他们是在找谁?”

        “不,我不是故意的!”

        江十二惊恐的大叫:“我只知道龙纹玉髓芝对七里山很重要,却不知道后果这么严重啊!”